聞生活的芳香──談Bitbit的義工

星期六是yuki第三個月的義工當班,雖然從台中遠道而來,她似乎還沒有計劃對我打出那四擊聲的退堂之鼓。

我堅持十二個小時的義工實作計劃,雖然讓許多人聞之腳軟,不過,持續上工的幾位義工媽媽也真是堅持的讓我佩服。目前,我們的義工隊伍中,年紀最大的是我的表嫂,望六十不遠。表嫂因為長期登山,體力奇佳,雖然我們很想給她一些「優待」,她卻一樣做足十二個小時不肯休息,而且一路精神振奮,熱情的像個孩子。

我們的另一位害羞義工茵茵更好玩,當班的前一晚就從台南搭車來台北,借居在姑姑家。隔天怕無法掌握到達三峽的時間,早早就到了。她安安靜靜、全神貫注地工作,連晚上要先回台北拿行李再趕車回台南都不敢跟我說。她回去之後,我擔心她嬌嬌弱弱、整天坐辦公室的身體不勝負荷。心想,如果茵茵後悔了,或許也不敢跟我說吧!所以我打電話去跟她確認。

在電話中,茵茵說,當她知道是我打電話的時候,以為自己被「開除」了。我聽了忍不住笑,只問她:真的受得了嗎?茵茵說,回家後腳的確酸痛了好幾天,但還是要來的。我聽了又笑,腦中閃過她一言不發地站在我對面、全神貫注工作的模樣。做前菜、學配盤,一有空就去清理洗碗槽。不知她遠在台南的先生可曾想過,原來妻子搭高鐵來三峽是這樣被我「虐待」的?

我的大姑雅妙也是元老義工之一。大姐總是早早就到,第一次還要姐夫陪,第二次就已經獨自驅車直達。大姐工作了一天,離開的時候,我跟她說:「辛苦了!」她笑著說:「不會啊!過了很充實的一天。」

還有惠蘋與月娟,更是Bitbit隊員熟悉喜愛的義工媽媽。

上星期三,鄭主編和宜芬來看我的時候,我們談起這個好玩的計劃。我說,當這些義工媽媽離開Bitbit回家的時候,一定會因為過度疲倦而體會到自己平常的日子實在過得很不錯;離開一下,才能重聞到自己生活原有的芳香。而我不希望這義工計劃過度隨興的理由,是因為:自己高興做的事,總要用持續不斷來證明那份熱情,所以,我不接受來一次玩票或來幾個小時體驗一下的訪客。當時宜芬笑著說:「對!對!這是對自己熱情的檢視。」我覺得這句話說得實在好。

我要謝謝幾位義工媽媽,你們不只挑戰自己的體能,更用行動分享熱情。

我們的廚房也因為每個星期有不同朋友的到訪而更有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