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惠蘋

 

惠蘋:

我們四個在你們結婚25週年紀念日相聚過後,妳曾說:「謝謝你們請客,等12月,就換我們為你們慶祝結婚紀念日了。」12月未到,而妳已決定爽約。惠蘋,我一點都不怪妳,相交32年,這是你第一次不守信用;多麼希望,這次的失約只是不方便的延期,而不是因為妳的告別。

昨天下午離開醫院前,我只在門口探妳一下,沒有特別去跟妳說話,是因為看到弟弟與妹妹正拿著電腦與美國的二姐用視訊讓她們看著妳,接下來還有三姐和四姐也會連線。Eric和我覺得不該打擾你們家庭相聚的時間,決定先回家一趟。

回到三峽後,下著大雨,我先到黃昏市場去買了五種青菜,想水煮起來分盒冰在冰箱,再帶去給珠珠和泓靈。他們這幾天吃得好少,睡得更少,日夜守在妳的床邊;想妳是都知道的,也一定很心疼他們。

我忙完後坐在電腦前想著該回幾封信,但什麼事都做不下,這幾天我都不能睡,決定吃一顆藥強迫自己早睡,今天要早早去醫院陪妳。

天看起來只一點亮時,我翻身起床就往洗手間準備梳洗要出門,憑著直覺知道等會就是可以出門的時間了。我的牙刷才起動,Eric就推門進浴室,盯著我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惠蘋已經在1:50分離開了!」

妳就這樣走了,不要朋友相送,只要家人陪著;妳的心意我能了解,若我是妳,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昨天下午,泓靈在妳的床邊為你一首一首拉著聖詩呢!那時,妳抬起眼睛看著光與泓靈交疊之處的神情,使我想起二十幾年前妳的新婚之日。妳就在他的琴聲中安心走向主懷,天家裡有鍾伯伯與妳為伴,我想他會說:我的女兒不再辛苦了,不再受痛了。前天葉太太輕拍我肩,對我說:「妳知道惠蘋要去的地方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我含淚點著頭,知道,但捨不得。

惠蘋,當母親的心頭掛念,妳放下吧!不只是因為圓圓、儀儀是端正、上進的好孩子,那天,妳也聽到珠珠在床邊對妳說:「五姐,妳放心!我會把妳的愛一起加給這兩個孩子。」妳這一代手足相愛的力量已在下一代的相處中滋長,他們會給這兩個孩子最溫暖完整的家庭之愛;而泓靈與孩子們的彼此照顧,更是妳該放下心的理由。

那些人世間的心頭掛念,放下吧!在天上看著我們大家是否好好努力,彼此相愛!

 

Bubu於8月1日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