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女兒的生日贈言

昨晚跟Abby通電話,非常想念遠在費城的她,從舊檔案裡找出這篇舊文章,邊看邊回想昨天她在電話中跟我說的許多話,不知道為什麼,母親的眼淚總是如此輕易就落下。

(寫於2002年12月)
十二月十二日是 Abby的生日,很遺憾我們不能回到曼谷的家中為她慶生,但是孩子很體貼,她說沒關係,因為學校的期末音樂發表會剛好選在這一天,她們弦樂團要上台表演,「好像全校都在為我慶生一樣,很有意義!」她這樣安慰著我因為趕不回去而顯露的失落。

電話Abby又說:「媽媽,大家都說弦樂團是學校樂隊中最好的」我開她玩笑說:「對啊!因為有妳在。」她在電話一頭笑個不停地回答我:「對,因為有我墊底,所以可以知道我們的程度有多好!」的確,選修弦樂的高中生中有很多日本人,高手雲集讓Abby受益良多,可惜我卻錯過了她的發表會,而且在她十六歲生日的當天。

十六年前生下Abby時,我是二十七歲的年輕母親,捧著兩千七百公克的初生嬰兒興奮了三天三夜不能闔眼,和Eric在醫院裡,竟夜對談,憧憬著我們幸福美麗的父母夢。

生產前,我自己為孩子做了一個小提籃,乳白的軟緞上分層綴滿一百尺的細蕾絲花邊,一朵大大的粉紅色蝴蝶結別在提籃中央,彷彿得意地向眾人宣告著:「是個女娃娃喔!不要弄錯。」那兩千七百克的小嬰兒如今一百六十八公分高,不頂漂亮卻很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她開朗上進、而且很有正義感,長得比我們十六年前所希望的還要好。很多時候,她堅毅的性格給了我很多的啟發;更多的時候,因為我是她的母親而更能堅強。

十一日,我算準時間給放學後的Abby打電話,她告訴我正要準備下樓去游泳,我聽聲音感覺她有點累,所以問她要不要明天再游,但她很可愛地堅持著,理由是:「媽媽,我今天一定得游,因為今天是十五歲的最後一天,我要從十五歲一路游向我的十六歲。」我想,她的心中對自己的十六歲一定有個很大的期許,而在游泳池裡一圈圈地舞動時,她必定會為自己許下心願。

十二日,德光女中好幾位同學送來了給Abby的卡片和禮物,託我帶回曼谷給她,而ISB的同學也沒有忘記她的Sweet Sixteen,她興奮地在電話中唸收到的卡片給我聽,聽著聽著我不禁掉淚,多想擁她入懷,跟她說生日快樂。

同學中有人寫出十六個她是個好朋友的理由來祝她生日快樂;也有人因為她喜歡用水性筆而專程去把送她的每支筆都刻上名字以便永遠屬於她,掉了也容易找回;還有人怕她太用功累壞了,所以送她守望天使,那些甜美真誠的字句,讓人深深感到友情的力量,以及青青年歲中純真熱情的關懷;雖然沒有蛋糕、沒有生日派對,但是相信她的心中是豐富快樂的。

生日」是生命中一個個標誌著成長的里程碑,十五年來我看到Abby不停地努力,一年比一年更充實,於是對她有了一種放心。記得兩個星期前她跟我說,法語老師問起她將來上大學的事,她說因為自己感興趣的事很多,所以還沒有很明確的決定,當時老師跟她說:「妳真幸運,有很多孩子的前途已經被父母決定好了。」那天,當她談起這件事情時,還因為覺得自己很幸運而對我說謝謝,然而我心中卻更想跟她說謝謝,謝謝她做好孩子。

雖然我們的確給了Abby很多想法上的自由,但她自重自愛並沒有讓人費心。如今她就要十六歲,十六歲以後,她會有更多相關於前途的選擇要決定,我知道我們會更尊重她的想法、更支持她的決定,也會在每一天為她敞開擁抱的臂膀。雖然不能陪在身旁為她過生日,但真心希望她有的不只是快樂的生日,而是每一天都喜樂豐富的十六歲。

十八歲的Abby: 副駕駛上路http://www.wretch.cc/blog/bubutsai&article_id=8515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