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家

我的人生中有過許多好事降臨,我不確知是因為我的信心造就了這些幸運,還是這些幸運不斷加強了我的信心;但是,我相信,最基本的條件是,我把注意力放在已經發生的好事之上,並希望與大家分享這樣的信念。

建立部落格之初,只是希望能因為有個園地,而不必重複回答類似的問題。但在一片荒蕪中開始除草撒種之後,我看到許多朋友開始默默地加入幫忙,在很短時間中,園圃裡到處發花展葉。在網路的世界中,我們建立了一個共有的休憩地。就算閒談歡聚,我們也不會因為迷戀而忘了時間、忘了該回家照顧自己的生活;因為培養自己更重要的責任感,是我們相聚於此最重要的原因。
 

在美國的部落格中,有許多作者會在自己的簡介裡加入一條:我們不歡迎負面及沒有建設性與貢獻的回應。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麼做,因為對我來說,各位是如此值得信賴,為了極少數而告誡大多數,會影響這裡應有的氣氛。
 

上星期以來,我們為「買不起」這個想法有過許多討論與解釋。有一天下午,March打電話問我,為什麼不甘脆把Nancy的留言刪掉,看了很不舒服。我跟她說,我覺得沒有這樣的需要。在電話裡,我跟March說了一個沒有跟大家分享的感受。這幾天我針對討論的事回應與貼文,但沒有跟表達相信我,或為我加油的朋友強調「謝謝!」,因為我覺得,如果我說了,代表在這個舒展開暢的園地裡,我們已經打算開始築牆分隊,界定立場了。
 

部落格經營到一定人數的時候,對於一個出書的作者來說,開始產生了一種壓力。我既嚴守著它不要成為商業的通道,又不斷在當中分享自己的想法,這等於在稀釋自己未來出書的吸引濃度。那麼這個部落格對於我或我的書來說,是加分還是減分就成有待討論的問題。為我出版書的廠商承擔著成本的問題,而我卻在部落格裡「一定程度的滿足了讀者」,對於這樣的說法,我也曾感到負擔過。

但是,當我想起教養不是一件事,而是一整個生活面的推進時,我又覺得自己不該放棄與大家這樣的互勉與分享。我的書講的,不就是我藉著生活的各種事所實踐的教養之道嗎?講的不就是一個母親的自修功課嗎?這個部落格給了我更多、更多的機會來細說生活,不!應該說,因為這些常態才是生活自然的面貌,持續的感受。
 

當我不斷跟大家說,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條件來展現最好的生活時,我的信心並不是沒有經過考驗的,我的方法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

 

我經營過二十年的餐廳,所以鼓勵大家盡量自己動手,把外食終究要付給其他成本的錢拿來豐富自己的家人,那才是最積極的節約。所以我分享作菜、分享動手持家的心得,希望我們不要只把注意力放在通貨膨脹的壓力上,而用更積極的行動來改造自己的生活。每一次貼文與分享,都是我希望與大家的實作,當我的腦裡浮起不同的條件時,我的分享總會出現種種的自我限制,但那就是這個花園裡相互的體恤。
 

當我在1999年參加日本家庭畫報的餐飲比賽時,我心裡有多麼清楚這個團體的物質水準。最頂級的食物、最高級的食器,以及被社會認定的藝術眼光。當我以最普通的材料、自己的創意去參加比賽的時候,我想的並不是逆向操作這一類的特別手法,我準備用來參加這場競賽的就是我與各位分享的信念──把自己的條件發揮到最好。

 

在一片似錦的華麗與簡約的高尚中,我被看見了;被看見的不是我,不是那張桌子或菜餚餐具;我知道,一定是我對生活的信心。

這個信心就是支持我經營這個部落格最大的力量。

要關閉所有的回應區對許多媽媽們非常不公平,你們的智慧與愛無法在這個版面上流動、無法傳遞給更多的人。我希望能得到你們的諒解,我無法一一去掃除那些小小的惡意,我也不願意花很多時間來做字句的討論,因為略過了本意而進行的分析已經失去辯論的基礎。

謝謝大家這一年多來的貢獻。我仍會為希望彼此學習生活的朋友貼文,但這個花園的交流已經關閉。

願你們在單向的分享中,仍能感受到我真心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