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日

今天對我來說,是一個小小的紀念日。

在三峽安定之後,2008年的十二月二日,以Bitbit Café為名所延續的餐飲夢想,到今天剛好滿半年。

這半年,有一大半的時間,因為新書的出版,我的工作與生活因而更緊湊忙碌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曾不解地問我:「為什麼你要讓生活這麼忙?」這問題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難、很難回答。

我相信,如果人生的確有個夢想,就得變成行動才不致虛幻。當夢想付諸行動的時候,如果不努力很久、很久,大概很難看清願望的輪廓,所以,我看待一切的辛苦都很理所當然──每天總會有這麼多事要做,如果不能堅持很久的熱情,我又怎能輕易就說,這是一種「愛」。

在孩子小的時候,我就跟她們說:媽媽很想要有一家自己的餐廳,它應該很漂亮,但不貴,媽媽要努力管理自己的工作與物料,讓客人喜歡我們的餐廳。

二十幾年過去了,不管結果是不是被肯定,我都沒有違背過自己對餐飲這種理想的愛;二十幾年來,也沒有一次,當我站上工作臺時,謹慎的心情與第一天開餐廳的戰戰兢兢有絲毫的差別。

不管出書或有多少活動,我還是把堅守工作的意義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因為其他的事物而不再能珍惜自己與工作純粹的愛意,那書中所說的一切,一定頓然變得毫無意義。

每天,當我非常努力於工作的時候,總會想起一句話:「絕對的專心就是一種禱告。」

因為這種專心,我也一再發現時間與自己的美好意義。

從長的年歲裡看,我已為自己的興趣務實地努力了二十年。

從短的一日裡讀,我也總是在結束每天超過十二個小時的工作之刻,更加肯定對生活意義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