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媽媽花園讀詩會:Table4

by Bubu:愛蜜莉

Some things that fly there be,—
Birds, hours, the bumble-bee:
Of these no elegy.  

Some things that stay there be,—
Grief, hills, eternity :
Nor this behooveth me.   

There are, that resting, rise.
Can I expound the skies?      

How still the riddle lies!
  

有些飛翔的東西─
像小鳥、時間、蜜蜂
不必有輓歌

有些靜止不動的東西
如悲傷、山崗、永恆
不足以牽掛

但那原本沉睡的卻甦醒了
我如何解說
天空
這平靜無語的謎

一 百多年來,中外多少人都試圖要探索這位觸覺纖細的女子對生命真正的意圖,以各種想法來圈圍她離群索居的決定,但是,我讀愛蜜麗的詩不過度分析,只要輕踩著 生活的腳步與趣味去讀就非常好,她曾在一封信中告訴她的好友說:「我老是不知該從那裏著手,不過,從愛開始總不會錯」這句話是我讀愛蜜麗詩的最好指南,但 是她所謂的愛並不是指男女情感,她幾乎是愛著每一件事的。我曾在一封信中告訴與我討論詩的朋友說,我還沒有看過男士把愛蜜麗的詩翻得很好,因為她的詩太多 從生活中的小事得到啟發,而那些部份剛好是男性學者比較生疏的領域。這也許是我的偏見,但是,我的確期待能有更動人的譯作出現。

我常常覺得很奇妙,當我們用著各種語言分析著愛蜜莉的詩時,卻常常忽略她也曾用詩的作法來分析她對生活的經營。

我想捏塑一天
好像它是首詩
我會調整韻腳
強調我的理由

接著確定型式
打拋它的亮光
讓它與同伴相會
群聚在愛的房裡

不管旁人曾給過愛蜜麗什麼建議,她總說她要的不是掌握而是依照自己的心意,所以我確定在讀著這奇特女子一千多首的詩稿時,我們也可以依著自己的心意而行。


BuBu提供詩家點心》:麵包

我提供的點心是「麵包」,因為愛蜜麗非常喜歡烤麵包,她曾稱自己烤的麵包叫“棕色的詩行”,並透露她的父親喜歡她烤的麵包遠勝過她的文字創作。張愛玲曾經說過「先有文學而後才有文學理論」這就是我堅持每一個人都有能力讀詩的理由,我們藉由詩所領悟的不過是「生活」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