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媽媽花園讀詩會:journey of poetry 4

by Judy ‘s Journey of Poetry:大衛王《頌讚上主組合詩》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篇23篇)
我懼怕的時候要依靠你。(詩篇56:3)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篇46:1)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裏倚靠他就得幫助。
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他。(詩篇28:7)
我的力量阿,我必仰望你,因為  神是我的高臺。
我的神要以慈愛迎接我; (詩篇59:9-10)
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我要因你歡喜快樂,至高者阿,我要歌頌你的名。(詩篇9:1-2)
主我的神阿, 我要一心稱讚你,我要榮耀你的名,直到永遠。 (詩篇86:12)

 


( 請花30秒專心凝視此圖中心4個小點,然後眨一眨眼睛,接著仰頭開眼望向任一白牆,妳將會見到正在妳的腦海中旅行的那個不凡的詩人。)

6/29 日我進華大醫院開腦部血管減壓手術來設法解決我16年來的半顏面神經抽搐問題,那一天我的翻譯也被安排出現以便在進開刀房之前的等待室和預備房幫助我了解醫護人員將做在我身上的所有動作。雖然只是第二次見面,我們相談甚歡,見護士已問完該問的問題了,翻譯提議我們一起來做個禱告。我們從交談中知道了彼此的信仰,我也知她喜歡翻譯的工作,因為給她服侍人的機會。 她的禱告中出現了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於缺乏」的話語。這詩是詩篇中最為人喜愛的一篇,我前一天晚上才應一位姊妹的邀請讀了這一篇,以前自己也讀過幾次,只覺得寫得還不錯,心中卻沒有特別的感動 。

基於好奇為何大家都這麼喜愛詩篇23篇,禱告完後,請坐在一旁的先生幫我把包包裏的聖經拿給我,自己讀了兩遍。於是我問這位已是祖母級的華大中文翻譯,為什麼詩人要把神比喻為牧者,人比喻是羊呢?  她說因為羊是笨笨的動物, 假若帶頭的羊跳下山谷,其他的羊就會跟著跳下去。牧羊人需要小心的防止羊群跌到山谷中就如同神要引領人遠離罪惡一樣。我會心的笑了一笑,還有什麼比喻比這個更洽當的呢?  我再問翻譯那麼在「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中死蔭的幽谷指的是什麼?  她答死蔭的幽谷可以是人死後要過的那條黑暗路,也是指人生碰到的苦逆困境。我又問她杖和杆為什麼會安慰羊呢?她答到這兩個都是牧羊的工具, 一長一短,用來引導羊群。

我出院回家後查聖經導讀本上面這樣寫:杖是用來數點、拯救羊群,也是趕走野獸、保護羊隻的武器。杆是手杖,引導羊群。杆和杖都是指神的帶領、扶持和保護。翻譯解釋完之後,我眼中呈現了ㄧ幅牧羊人用著他的工具杖和杆保護引領一群髒髒可愛的捲毛羊快樂的到山谷的綠草原旁的溪畔喝水的畫面。對於「你用油膏了我的頭, 使我的福杯滿溢 」這兩句,我則不懂為什麼要用油膏頭呢?  我的翻譯說因為羊容易長虱子,牧羊人會用油抹在牠們的頭上。 我回家後查聖經導讀本上則是這麼說的, 詩人先用牧人與羊為喻, 後來改用大邦的君王與臣邦來說明神和信靠祂的人之間的關係。君王賜宴,共結盟好。 神是主人,有神的保障,敵人當前也不用害怕。油象徵歡樂,大君在盛宴中用油膏客人的頭以示喜悅,主人對客人供應充足,豐富無比。神賜祂子女的福分,也超過人所能容納。

我的最後一個疑問是最後一句「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中的耶和華的殿不知指的是哪裡? 她說有兩種意思,一個是指我們回到天父身邊時的那個殿,另一個意思也是指我們的身體,我想起當我決定成為一個基督徒做決志禱告時,我答應願意接受主耶穌基督住在我的心裏,引導我。因這個禱告我的身體有聖靈長住,所以也是聖殿 。

在了解整篇詩的含意後,我變成非常喜歡詩篇23篇了,因為詩人把神在我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神跟我之間的關係形容得再恰當也不過了 !  記得那天我還想著雖然翻譯和我有著同樣的信仰,但因自己少了對神話語的研讀,繼而也相對的少了對神話語的熱切渴慕,當下不禁覺得婉惜,同樣是基督徒,自己卻不知其意, 而她對聖經的了解,帶給她的不只是我現在的快樂和滿足,她還幫助了我。此時心想將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閱讀神的話語呢?

在等待室一個多小時後,我終於從等待室被推進手術前的準備房,我的翻譯跟著我進去,但家屬得到另一個等候室等待。因著剛才和我翻譯的查經對談,我心中很喜樂,一點也不緊張或害怕。有幾位醫護人員和參與手術的實習醫生向我做了自我介紹後,就開始忙碌的準備給我打針準備麻醉等。因為與醫護人員聊著天時,我一直都是滿臉笑容的,我聽到照顧我的護士對其他醫護人員說,她有預感我的手術結果一定會是愉悅的。在我還醒著時,我向神做了以下的禱告:「 親愛的天父,孩子將一切交到你手上了!希望真的有血管壓在我的顏面神經上,也請父神幫助Dr. Rostomily 今天有百分之一百的精確度,找到神經所有的壓迫點,放進足夠的保護棉,我也將不會有任何的後遺症。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

我一張開眼睛就看見有個穿藍手術衣服的人站在兩公尺遠的前方跟我說,他這幾天沒辦法來看我, 我的先生要回去帶小孩到加護病房去看我, 他不知道醫院會不會答應,我沒有抽搐了,他舉起兩個拇指已示成功的樣子。剛醒過來又有近視的我,雖不知他是誰,卻也舉起我右拇指,跟他說謝謝,我想他應該是我的醫生吧!

因為星期五病人非常多,推進加護病房後已是三個小時之後了,我與另一位病人之間用個門簾隔開病房一起分享同個護士同個加護病房, 我聽到有位醫生向那位病人說很抱歉手術白做了。我在加護病房的期間,這位病人常叫痛抱怨,後來她告訴我才43歲的她,已住院四個月了,本已轉到普通病房,又回到加護病房, 而且和我同天做了手術,她做了個肺部手術,醫生一直無法找出為什麼四個月前她突然開始無法自己呼吸的原因 。我幫她做了個禱告,也幫我朋友生病的女兒禱告,整夜無法成眠。病房室友的一堆的狀況,讓我感觸良多,健康是多麼的重要啊!身體真的要好好照顧,我不要生病住院,我要好好照顧我的家人,並且鼓勵自己不要氣餒繼續努力想辦法用食療和運動把女兒的過敏解決,讓家人身體很健康,遠離身體病痛之苦。

住院的前兩天,我情況很好,第三天情況開始改變,我吐了兩次,而且開始有坐和站起來就頭痛的情形出現。第四天照顧我的醫生知道後,懷疑我的腦脊髓液漏流,於是在我確定只有這種情況下才頭疼後,他便要醫院送我到樓下去做blood patch 的procedure 來解決漏流的問題。主麻醉師和小麻醉師之間的談話,讓我感覺要幫我做的小麻醉師不是很有經驗,他們講話又小小聲的,我有點怕。想安撫自己不要緊張害怕,我唸著「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致缺乏」兩句,懊惱自己不記得其它的了。

主麻醉師要我把背拱起來,在我脊椎上摸索找位置,找到後告訴坐在我後面的那位小麻醉師,接下來他說要幫我麻醉。天啊! 非常痛,再來一次,也很痛,又再來一次,還是痛,而且位置又不對。我大叫「主醫生,為什麼你不能幫我做呢?」我不管這裏是不是教學醫院了,我不要再被當實驗品了,這位小醫師趕快答說 We are in good shape here. 我心想好吧! 既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就再給你機會,再痛一次,竟然又不對, 好擔心被他弄出個什麼後遺症的我, 這時心中非常害怕,於是心裏大喊「 神啊! 救我啊 !」 這次終於找到了,接下來抽了我的血,慢慢從脊椎那個位置打血進去的過程中, 我叫著痛。貼完膠布後,旁邊照顧我的護士試著把床慢慢的調高看我頭痛情形,頭不痛了。主麻醉師向我道歉剛才在我背後東刺西刺後沒多久他就離開了,剩下小麻醉師在電腦前輸入東西,心中有點氣他的我想知道這位麻醉師到底有多菜?  於是我問他「這是你第一次做 blood patch 嗎?」“Yes.”  “What?” 還好我剛才及時向神呼救,想想每個人都有第一次,不要給他難堪,我向小麻醉師說 “For first time, you did great.”

我的腦部手術相當成功,腦外科醫生們小心的進去複雜的腦找到了問題點,做了適當的處理,又小心的出來,完全沒有碰到周遭的聽力神經等。對於有病友做了這個手術,問題解決或沒解決不說,卻因醫生技術問題,有聽力損害或喪失、 有人幾近失明、或顏面麻痺的反症,而我看著鏡中微笑的自己,笑容是兩邊平衡,不再嘴歪眼小了,講話、吃東西也不會引起臉部肌肉的扭曲變形,我終於不需藏躲在墨鏡之後或刻意不笑了,更不用再為我的嚴重抽搐來決定我可以做什麼事,我得自由了,並且我的耳朵還可以聽到最小的聲音!  因為神的恩典與我同在,我深感自己是非常幸運的。

謹以此文來感謝讚美我生命中的神—耶和華,我的主 。感謝主願意在我身上顯現祂的大能 ! 除了感謝主透過醫生的手完全的醫治我外, 我知道偉大賢能的主是不需要靠我的幫助成就任何事,但是假如我想要報答主,我問自己我可以為主做什麼呢?  才剛信主一年的我,半年來沒有打開過我的聖經,尚未把聖經讀到三分之一的我,也只知道一點神的話而已。但是我知道這位宇宙的創造主是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人的,或許祂會高興我以耶穌愛我的心來愛別人,讓愛走動,我也期許自己能漸漸在神的話語中長大成熟,有能力幫助不同背景的人,自我期許這個主所賜給我的新生命成為一個「叫別人得福」的生命。在我的生命旅程中,我確信因為神的陪伴,我將一點也不孤單;因為神的愛,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