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媽媽花園讀詩會:女詩人眾樂樂之(0)

一把走在大雨中的傘:『為什麼,雨總是直接滴在我的頭上?』
一個奔走的靈魂:『為什麼,雨總是弄濕我的左心房?』
除非雨季不再來,否則只好在雨傘上寫詩,在心和心之間讀詩,這個世界才有真切的公平。

這一周的讀詩會,我看見了另一種公平,就是我們不再在舊時父系社會的失意中努力翻找情感的夕顏,古今中外的女詩人的創作裡自有一份溫柔的反省與自處中的勇敢,我們一起找到了,並且還一一為她們配上了靈魂的和聲。

我們不但做得不錯,並且已經儼然是一場春光詩歌的盛宴。謝謝參與的每一位女詩人以及擁詩人,lin甚至貢獻了自己的創作,emily、joy這三周來全勤參與、Brenda說到做到分享了一首很棒的《一顆開花的樹》、Judy的《Precious Gift》詩和歌《 In my dughther’s eyes 》搭配地令我一面整理一面顫抖,那份感動久久不散。此外,淑真挑了一首宋朝的淑真的詩,讀詩者與詩人同名,這真是非常有趣的相遇,音樂也十分迷人;最後,當然是眾謫仙之后,BuBu學姐挑了迴盪中外詩壇,永夜存在的女詩人Christina G. Rossetti的名作:《歌》,在一次又一次的Replay中,Josh Globan的Let Me Fall高亢樂音裡,我們真真看見女詩人們化做春泥更護花的感性天份及女人獨有的理性真誠。

 
我自己偶有創作,但從不作解人,這一周詩樂齊鳴,想自孔子做《詩經》首首都能唱,古希臘明文更是將MUSE視為MUSIC的前行,如今一切具足,更是無需我再多一句廢言,就讓詩隨著樂音一點一滴滋養妳的五臟六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