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媽媽花園讀詩會:女詩人眾樂樂之(+)

在詩裡徬徨,在詩裡溫暖。

muse@music.womon


by WH:Emily Dickinson《I’m Nobody!》

I’m nobody! Who are you?
Are you nobody too?
T
hen there’s a pair of us? Don’t tell!
They’d advertise, you know!
How dreary to be somebody!
How public–like a frog–
To tell one’s name the livelong June
To an admiring bog!

選狄瑾遜這首詩是有我的身體和心理背景的。十年前罹患了一種無法根治的肌無力症,我的生命出現大轉彎,從此變成一個沒力的人。身體上許許多多的「不能」,讓我不得不學習過著類似隱居的生活。沒有辦法出去工作,談話與社交只會讓我病情加重。我能做的,就是「身心安頓」。安頓的方法之一,是把自己「極小化」。從自我價值觀、欲求和生活型態,全部要極小化。

但我不可能一開始就這麼「聰明」的。罹病之初,雖然知道自己從此不再是正常人,但是想到自己年僅三十歲就被迫當「廢人」,多少有點不甘心。所以我開刀治療後不久,就開始給中國時報開卷版寫稿,想證明自己還是個「有用」的人。但是在壓力下持續硬撐的結果,我的病情加重了。我這才知道:我的身體已變成一個緊箍咒,當我的欲求和意志超過它所能負荷,它立刻發生作用,讓我吞不下東西、說不了話,渾身無力躺在那裡。休息夠了,才有力氣再繼續生活。

「認真」、「拼命」、「追求卓越」….,這是大多數人認同的正面價值觀。但沒有生病,我不會知道平常所謂的正面價值可能對人造成的傷害。這些年來,我漸漸知道「清心無為」和「簡約」才能給我最大的「力量」。忘記「欲求」,消融「自我」,樂於做個孤獨的小人物,才能好好活著。

 

能活著就好。

 

Dickinson的詩讀起來有點俏皮和諷刺,前幾年我多少還有點點「二元對立」的思維,但這幾年我已經沒有那種「酸味」了。一有「雜念」,緊箍咒立刻發功,我怎能不乖乖聽話呢?但還是蠻喜歡詩的第一段,第一句那種不伎不求的驕傲,還有後面發現同志的欣喜。

 

讀這首詩要配什麼歌曲?平常幾乎不聽有歌詞的歌曲,對流行樂曲一竅不通。但有一首歌我一直很喜歡,是2000年公共電視戲劇《人間四月天》的片尾曲,江美琪演唱的〈我多麼羨慕你〉。病後我在英國劍橋靜養一年,因此對這齣戲頗有感情,而這首歌又那麼好聽。其實這首歌的歌詞可能不搭配Dickinson這首詩,我選它,是因為它有點呼應我的一些複雜心情吧!有陣子常常在很寂寞的時候聽這首歌,不知怎麼的,它的旋律總讓我胸口溫熱,眼眶濡溼。


《詩之選曲》:江美琪演唱的〈我多麼羨慕你〉

 

《詩之選曲》:林憶蓮演唱的〈飛的理由〉

 

P.S:WH的詩與歌在交作業前就已Mail給我,但陰錯陽差被gmail放到垃圾郵箱中,午后我把她的信找到了,抱歉沒有給她即時的擁抱,並且差點讓大家錯過了一首好詩與好歌的分享機會,請WH和各位媽媽們多多包涵。愛蜜莉是一個終生自得其樂不出門的知名女詩人,享受充足的自處時光,寫了一千八百多首詩,其中大部份是她死後在舊宅易手裝修中被木匠所拾出的,但木匠及他的兒子二代私心又藏了80年,才集結問世,也才讓我們有機會見到女詩人在有限空間裡的無窮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