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童語

20140105-106S

昨天上課前,我已不大有聲音,幾日來纏擾著Eric的感冒,果然也毫不客氣地開始侵襲我了,見我緊束喉嚨說話,Eric也跟著我低聲啞語著,我覺得很可笑,啞著聲音問道:「為什麼你也這樣說話?」他很神秘地回我說:「隔牆有耳!」我們在感冒中窮開心。

天冷與感冒並沒有減低我與小小朋友的相處的興致,我與他們的父母渡過了快樂充實的一天。下午四點下課後,我兩腳發軟,趕快去看醫生了,但晚餐過後,看到上課的照片,精神卻抖擻得讓我覺得,實服的藥真的比不上精神的慰藉。白天還殘存的一點聲音在看照片時已完全乾涸,我只好對Eric豎起大姆指說好,希望他知道,我多麼感謝他為我存留了這些紀錄,為我保存了我視為珍寶的真情流露。

昨天上課途中,有句話引起我們的一陣哄堂大笑。原因是有個小朋友在把玩它的食材,另一個小朋友見了後,突然有感而發地對做出此舉的孩子發表她想法:「你好幼稚喔!」這實在是好玩,因為他自己也還在「幼稚園」裡上大班。

孩子的遣詞用字總歸是模仿大人而來,當我們常用幼稚取笑孩子的不當時,他們雖小,也會用超越經驗的語詞。我想起上星期有一次,當我把剛出爐的肉切給小朋友嚐鮮時,有個孩子對我說:「嗯,這肉好正喔!」我盯著那張天真無邪的臉,一時不知如何應答。想她語中的「正」並非靠近論語中的「肉不正不食」的意思,而是類似於「正妹」中「正」字相應於美的形容。

語言的使用與語言的感受是同時進行的成長,許多微妙處都值得好好為孩子做榜樣或提出討論。昨天在新聞中聽到報導李泰祥先生的過世,先罹帕金森症,幾年後再得癌,「終於」在什麼時候過世了。好幾次聽到這種句型,總覺得「終於」兩個字用得真不好,違背了人人皆有的惻隱之情。

說話是一個人把意思用正確的情感包裝起來傳遞到另一個人的心中,若有真善才能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