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物

星期六下午的一點四十五分開始到三點半,RISD為大一學生的父母舉辦了一場說明會,結束後校方帶領家長參觀學校著名的藝術博物館。

 

在說明會上,學校先談授課的方向與方式。在RISD,大一不選系,所有的新生在藝術課程上都接受同樣的訓練。訓練以二十人的小組進行,每一個小組會一起做繪畫、2D與3D的學習。因為這樣的分組使得同一個小組的人在一起的時間特別長,所以在安排宿舍成員時,就絕不會把同一個小組的人再分配到相同的寢室。

 

明年三月,一年級的新生會開始決定自己的主修。RISD一向以實作與訓練聞名,也許是因為這樣的學習非常具體緊湊,學校似乎並不擔心學生「上軌道」與「適應」的問題,倒是特別重視飲食與安全的照顧。

 

學生因為工作很忙,大一的餐食計劃是每週有十九餐由餐廳供應。食物很不錯,營養的考慮也很週到,為了配合學生的作息,開放的時間每星期有五天是從早上七點開始到晚上十二點結束。負責餐飲計劃的女士很有經驗,她做了詳盡的說明,父母的提問也非常熱烈。我們因為早了幾天到,已仔細觀察過餐廳供應的食物,所以完全不擔心學校給得不夠,只擔心Pony沒有乖乖吃飯。

 

RISD的學生常常會在各工作室忙到很晚,所以安全的接送是學校行政重要的計劃。這幾天我看到好多白色印著校徽的小車到處巡邏,在散落山坡的各個校舍間穿梭。列席說明這項工作的警衛負責人,回答了父母的問題,也承接了我們最憂心的託付。

 

說明會因為家長的提問太熱烈而延長了一些時間。去博物館參觀前,開始下起雨了。我們沒有帶傘,打算在大廳裡等一下再走。等候中,我聽到一位警衛在安慰一位擔心的母親,他體貼溫和地對她說:「請不要擔心,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孩子的安全,那本來就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請相信我們會負責。」那金髮齊耳、穿戴雅致的母親聽完之後忍不住伸手去握警衛先生的手,殷殷的期待與滿心的感謝都寫在那張表情柔軟而複雜的臉上。我覺得很不忍心,別過頭時卻在大門玻璃的倒影中,看到一模一樣的掛慮也寫在自己的臉上。

 

 

 

晚上Pony留在學校參加新生的活動,我們跟Abby沿Pony的宿舍往山上走十分鐘,到布朗大學校區一家非常非常小但很有特色的泰國餐廳去吃晚餐。飯後散步回飯店的路上又經過Pony的宿舍。Abby突然忍不住興奮地說:「我真不敢相信Pony真的上大學了!我一直到現在走進她的校園才有真實感。」她在樹下開懷地出聲笑起來又說:「雖然這兩天一直看著她去學校,總覺得她好像只是去夏令營一樣。」

 

真的!我也有同感,Pony是我們心裡永遠長不大也讓我們感覺最矛盾的小小孩。有時候看著她的臉、想到她一看到糖果店就忍不住被吸引而去的樣子,就覺得她只有三歲;有時候看到她這麼溫柔體貼、為我們著想,又不禁懷疑她真的只有十八歲嗎?總之,我們的許多捨不得與對她的愛攪拌成一團奇妙的感覺。就在樹葉篩落月光的校園裡,我們在笑談之間跟自己確認她已經獨立的訊息。我應該牢牢記得,這是2008年的9月6日。

 

這個週末,我過得非常愉快、安心,因為Abby星期五沒課,她請了一天工作假,飛到羅德島來與我們相聚。

 

當我們去學校參加說明會的時候,Abby就在飯店裡做她的功課。等Pony從學校回來,她們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玩鬧起來把對方壓在枕頭下的樣子,跟小時候完全沒有兩樣。

 

我知道隨著她們的長大,我們一家四口不管在哪裡、能這樣溫暖靠聚的機會是越來越難得了。雖然Eric總安慰我說:「想女兒就來。」但我們也有許多事要做,生活並非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我知道最好的事應該就是好好享受此時此刻。

 

我們家一向不時興生日節慶送禮物,所以,孩子從小很少收到我們買的玩偶飾品一類的東西。但是,前兩天,當我在一條街上看到這兩隻布偶的時候,我很自然地就走進店裡,拿起這一白、一咖啡、造型不同的兔子。我跟店裡的女士說:「妳可以幫我包得非常漂亮嗎?這是我要送給兩個女兒的禮物。」她誠懇地望著我說:「當然!這是我的榮幸」然後走到後面去忙弄一翻。

 

她果然把禮物包得非常漂亮,孩子們從讚嘆包裝到拆開後驚喜的大笑全被留在Eric快門搶下的分秒裡。

 

我知道那些開懷天真的神情,會陪伴我們許多、許多無法與她們共處一室的夜晚。我一定會珍藏這些愛與快樂的禮物,也希望她們每晚抱著小兔子時,會想起我們親吻時道晚安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