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湯〈二〉

對3-5歲的孩子,我經常會講錯話,所以,上完課後總要跟小米粉與Elsa討論一下,討論中又想起他們的總總可愛,開懷一笑。

有個小朋友跟我同一天生日,當我知道這件事後問她:「那,下一次我們一起慶祝生日好不好?」她很「無情地」拒絕我說:「不要!」理由是:「我的生日過完了!」

時間的抽象與符號的對應,對3-5歲的孩子最困難。記得Pony上小學前總弄不清楚時間的感受,常常很疑惑地問我說:「現在很晚嗎?很早嗎?」後來,她高中在SAS的時候,曾去幼稚園當助教,有一次被派去照顧一個從中國來的四歲小朋友。在聊天的時候她問孩子說:「David,你來新加坡多久了?」那孩子答說:「有一會兒啦!」。

年、月、日真是不容易的體會。前天我問小朋友「去年過年跟誰一起過」沒想到一個個臉上都出現很迷惑的表情,顯然,「過年」是大致了解的,但「去年」就不很清楚了。所以,我停了一下,問誰知道「明天」是什麼意思?有一位小朋友說:「明天就是下一天!」說得真好!於是我又問:「那昨天呢?」我以為答案會是「上一天」,沒想到,一個堅定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清亮的童音說著:「昨天就是後天」。我忍著笑,還好Elsa腦筋動得快,提醒我們,昨天就是已經在後面的那一天,所以是「後天」。

上課那天,我們煮了一鍋大家貢獻心力的「石頭湯」。肚肚說她曾經喝過石頭湯,而且,她還說,我們煮的比她上次喝到的更好喝,於是,我敲鍋打碗,飄飄欲仙。

孩子們的記憶真是驚人!上個月我們做玉米餅干時,Elsa給他們講個小老鼠的故事,這麼久前只一遍分享,沒想到這個月再談起時,他們竟記得每一個細節。我好高興,跟小米粉隨手用餐巾紙、訂書機給他們做了一頂廚師帽,沒想到戴起來這麼可愛,孩子的自然,總給我信手捻來的創作靈感;他們實在不該是商業市場覬覦的目標,而是每一個人都想用心保護的社會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