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命之年


昨天是我的五十歲生日,母親說我真是出生來工作的,所以趕在清晨來報到。是因為牛在清晨醒來時會知道自己的任務嗎?所以,我對忙與勞累的價值很少有疑惑;如果是,這必然是一份幸運的精神禮物,我該好好珍惜!
 

牛就懂得耕作,所以,昨天我也用一整天的工作來為自己的知命之年揭開序幕。
 

點半起床,在飯店用完早餐後,八點工地準時開工了。九點半我去努可看小米粉為讀書會準備的食物,教她如何用高麗菜酸炒五花肉,如何把一鍋粥煮得濃厚,也在心岱姐開課前借來十分鐘跟大家分享一點我對閱讀的想法。因為前一晚在南科的演講中,後面時間有些緊了,無法把「幫助吸收經驗」這份自己非常喜悅的想法說清楚,所以特別在心岱姐講「越讀者」前要了十分鐘與大家分享。
 

二點,校友會邀請採訪的幾位老師帶我在大學路巷內的餐廳用餐,在輕鬆的閒聊中進行採訪。這時間並非特意安排的,卻在五十歲的生日當天,給了自己回顧青春年歲的機會;逝者如斯,不舍晝夜。
 

親在電話中說:「生日該打屁股的!」當然是的,要張眼與世界面對面的那一刻,一記屁股打出哇哇啼哭的清醒與力量得在每一年生日中記起的。
 

開台北前剛好三十雜誌要交稿,我寫了一篇「越忙越需要安靜」寄出,篇末一段可以算是自己的五十生日感言吧!
 

命力來自內心,也回到那裡去,在足夠安靜中,能力與穩定美好的循環得以完成,幫助我們像河水一般靜靜流向更廣大的生命情境。所以,不再開口抱怨忙,靜靜與它長跑競賽吧!
 

在五十歲開始的每一天
 

我願

每遇困難時安慰自己說:「這不是最難的,生命還會給妳更難的功課。」

我願 

每遇喜悅時跟自己說:「這是最好的了,存在心裡不要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