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火?




下午從高雄北返的路上,在清水站休息。洗手間排隊之際,我看到一位母親推了她的小小孩一把,並不因為在公共場合而降低音量,她尖聲地喊道:「你幹什麼?不要惹我發火喔!」天氣是有點冷,卻冷不過那位母親聲音中的情感。我一時覺得很傷感,因為,我以為絕對算是發火的情緒,顯然還遠遠未達那位母親衡量「怒氣」的標準;我望著那個小小的孩子,希望她“要乖乖的!”

想起這個月寫給國語日報的專欄。讓我們彼此鼓勵,在每一天用好好說話為孩子做個好榜樣;氣和從心平而來,心能平是因為了解對方的能與不能。

國語日報12月專欄

 

我的母親說,她最不喜歡聽到現在的父母對孩子說:「你給我試試看!」我聽後有點不忍心跟她老人家詳述目前成人與孩子的對話實況。「要愛」、「要鼓勵」是停留在書本與演講會場上的事,實際的生活中卻有許多不可思議的見聞。

有位學員跟我說,她小二的兒子一直都寫不好國字。過去他們夫妻不想陪孩子,是相信這樣才叫「自由發展」,有一天卻無意發現,這麼小的孩子其實是需要幫助的。小朋友在媽媽的陪伴下寫了一篇漂亮的國語習作交了出去,猜猜看老師怎麼說?不是訝異、不是讚許,而是問小朋友說:「你吃錯藥了嗎?」也許這位老師覺得這是一種幽默,但那位母親聽完孩子的轉述卻差一點哭了出來,既心疼又慶幸孩子還不懂得其中的反諷之意。

我相信老師並沒有故意要反諷孩子的處心,但生活中到處充滿這種語言模式;言語有失莊重以流行的浪潮侵襲著我們的生活,那些過去被認為粗糙的用語,如今代表的是一種時髦與認同。我只可憐孩子是白紙一張,他們還沒有能力為自己把關,無論好壞都照單全收,還從用詞到口氣一次到位地模仿。

有一次,我跟一個四年級的小朋友說話,她好可愛,但我必須用「老練」才能形容她的言談氣質。這位風紀股長跟我形容事情的口氣是:「你知道嗎?他們給我講話呢!他們還敢給我鬧呢!」這「給我、給我」的用法不只反應了大人的權威,也給足機會讓孩子去複製我們的不當與無禮。我記得大女兒有一次聽到這樣的說話時很困惑地問我說:「這樣說,合中文的文法嗎?」而我更想問的卻是:「這樣的說話,適合當孩子的榜樣嗎?」

學任何事,先了解正確的一面或接觸好的範例是最重要的。我小時候,家鄉有很多人都習慣說髒話,語言環境並不好,但父母與學校老師卻非常重視我們「好好說話」的細節,因此壞的習慣感染不到我們正確的學習與價值的選擇。在說話這件事情上,我覺得成人一定要有責任心,要提供孩子正確的用語與態度來做榜樣。「吃錯藥」雖不是髒話,但也不是表達正面驚喜之感的用詞,我覺得電視脫口秀的笑談方式不應該進入校園或家庭,因為孩子還未完整地長成,對語言成份的多義,與經驗連結的辨識力都不夠,容易以訛為正。

上星期我去參加一個親戚的婚禮,連這樣應該裝重的場合上,主持人也開粗俗黃腔,這對在場的賓客真是很不尊重。氣氛的輕鬆一定要靠不斷製造的諧音笑鬧與含沙射影的話語來營造嗎?還是我們的語言已像脫韁野馬似地不受思想的控制?又或者,我們並不想善盡做一個好大人的職責,只想要引起他人注意地暢所欲言,卻不澆灌正在語言環境中發芽成長的孩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