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分享(二)

大概一個月前,有一次Pony跟我說,她想到自己要提前畢業有些傷心,因為同學都還在而自己要離開,可是她接著又說:「不過我知道,我只要一開始新生活,這種感覺就會不見,我一定會很興奮的。」那是第一次,我從知道她申請通過提前畢業的喜悅轉為有些落寞。我覺得,我們又再度因為工作與家庭的關係讓她去面對跟大家不一樣的處境。兩個孩子總是很體貼,她們能做多少配合就做多少配合,即使有傷心難過也很快就收拾了起來,沒有絲毫的抱怨。

那之後,又有一次我們兩個聊天,Pony問我興不興奮新的工作計劃與生活,然後她又跟我強調,她很高興自己因為提前畢業就可以跟我們一直生活在一起半年多,因為在她的記憶中,她從小一之後,不曾一直跟我們一起生活超過半年。我們總是為了工作不斷離開家,即使為了讓孩子有盡可能的安定,總是留守一個,她們還是會不斷離開Eric或我。我記得在婆婆生病之前,我們每次離家總有一個畫面會出現:在玄關道別時,小P淚眼婆娑、Abby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但盡可能地輕輕地安慰妹妹說:「Pony,不要哭!不要哭!」。

昨天,有七個學生從新加坡 美國學校提前畢業, 這是特別給他們的畢業典禮,真是小而美、溫馨滿溢。從小P走上台那一刻起,我就開始擦眼淚。Pony說她在台上看到我低下頭、舉起手,心裡就想著:「糟糕!媽咪又哭了。」我的眼淚的確是流了又流。我非常以她為榮,不是因為她身上的榮譽生彩帶,而是她的乖巧、體貼。我也很高興未來的幾個月中,不管到哪裡,我們都可以隨身攜帶這個「兩腳行李」〈此語借用林語堂先生對三個女兒的形容〉。

 

為Pony致詞的兩位朋友,她們講話非常真誠穩重,過幾天把講詞憶述一次

這位男生非常有趣,大家都丟完帽子後,他才動作起來。

Pony與她的藝術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