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母親隔著餐桌暢談著家事與烹飪之道,早上暖暖的陽光美妙地透過窗紗,篩曬在我那張舊木拼成的寬大餐桌。母親面前攤著一本日文聖經,而我的筆記型電腦也已經開機,只因為一個咖啡杯所引起的萬般生活趣事,讓我們都忘了眼前打算做完的事─ ─母親想好好讀完一個經節,而我打算完成這篇文章。雖然計劃耽誤了下來,但我忽然意會到,如果自己還算有資格提筆寫一篇關於好好生活的文章,是因為從小到大曾有過無數這種談話機會,而每日生活的實踐更激發出新的靈感與趣味。回顧過往歲月,不管我與家人環坐在哪一個家中的餐桌上,我都不得不承認,這一生中自己所受過最實用也最美妙的教育是在餐桌上

        生活在一個急遽變遷的社會中,我從年幼時未曾聽過「外食」這兩個字,一直到眼見外食取代了多數人的回家用餐。我也從家家戶戶親手除舊佈新、洗手羹湯的年節一路走到年菜外送的時代,這讓人同時享受到某些方便,也同時感受到生活質感被破壞的事實。所幸,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生活方式的選擇權,所以我仍是那個日日開伙做飯的母親,偶而外出用餐時更能感受充滿慶祝氣氛的歡愉;我也從不拿工作做為不能料理三餐的理由,因為平白損失掉日日可以重複的快樂實在可惜。所以當我開卷讀到史密斯在他的書中寫道:「一頓在家做的美味佳餚擁有著可以撫平人心的力量」時,我對自己始終辛勤耕耘的餐桌園地更添愛憐。

        思及家中的一日三餐時,我常想「吃」固然是一種不可思議的享受,但更美的或許是因為,同桌共飯是一種創作活動,創造令人歡愉的魔力,會因為經驗變得越來越容易。我們可以在每日的餐桌上不停地運用心思,將食物與餐具搭配、組合,用來更新生活的感覺;即使是同一個餐盤上的同一份食物,也可以鼓勵自己在放置與裝飾上別具新意,因為素材的多寡不是決定豐富的條件,講究的心情將會發揮出更大的力量。

        「好好吃飯」聽起來像是母親對一個稚齡孩子的叮囑,但是它卻簡單、完整地說盡了我們都該有的態度──用好好的心情,好好享受大地的賜食與每日的生活;如果用餐的心情可以描繪出生活的力量,就讓我們一起來延伸這力量。

照片中的玻璃杯是母親的嫁妝,外婆在母親十八歲那年過世,嫁妝是在為二姨媽準備嫁妝時一起備下的。雖然,我無緣見到母親口中慧心巧手的外婆,但每次看到母親轉贈給我的杯子時,我總是可以感受到外婆的生活眼光與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