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玲新書發表後記

天是美玲的「遠離悲傷」在金石堂的新書發表會。整天待在工地,五點趕回去匆匆洗去一身塵土後,三峽正下著大雨,往永寧的路很塞,我差一點就遲到了,還好跟我們的作者在電梯間相遇,真是不早不晚、恰到好處。
 

原本從上個月就期待著這場新書發表會的,一方面是喜悅美玲的文字與生命分享,另一方面是因為我收到所有的信,只要稍提到當天的活動,都非常羽觴醉月、讓人期待,比如說:
 

余 老師、bubu:

黃 老師來信說,

奉 余 老師指示,明天是「準同學會」,

最好我們都事先喝點酒,醉茫茫的,

到時候胡言亂語,不知夜之漸深。

美玲

又比如說

所以

我們會早一點抵達現場

讓現場的味道與氣氛

更有粉粉的夏季的風味與酒香
 

安邦
 

直到星期四晚上,收到心靈工坊石小姐的來信,我才知道得上台說說話。

我開始覺得很緊張,也覺得那些酒啊!夏夜的風啊, 一定是余老師的醉言醉語,不能採信。


 
不過,昨晚真是很好玩,不是紅酒品嚐的新書發表卻真的有酒喝, 余老師還真的沒騙人。昨晚他領頭講話,我第二個上台,除了我們兩個之外,之後應邀上台說話的每個朋友,真的都說得很好。 

美玲很可愛,簽書的時候就像受困的孩子一樣,尷尬苦惱地坐在桌前,非常小的感覺。有人給她喝了一小杯酒,她臉紅紅之後才自在了起來! 我知道她很不喜歡坐在那裡簽書。

昨夜雖是頭一次看到,但我深深記住了美玲打太極的模樣,她的身體轉折,她與伙伴相顧而笑的神情。原來,這些年她潛心於身體的探索用以回答生命的問題,不是沒有原因的。

昨晚,她以話語和肢體分享了自己在面對艱難時,在決定戰或逃的選擇背後那片務實又寬廣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