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樂

明天是Eric五十歲的生日,我本想把新書當做生日禮物送給他,但因為我的工作太忙耽誤了編輯的進度,因此出版後延了兩個星期。雖然星期五已經看到玢玢寄來完整的封面,但無法以熱騰騰的書相贈於Eric五十生日的當天。

相識整整三十年,我們之間與建立的小家庭,一向不特別注重節日卻更看重每一天。我知道有沒有禮物Eric都不會介意,就像我也從沒想要他送我任何東西一樣;已經擁有的都讓人很感謝了,心意才是每個人都給得起也歡喜接受的禮物。

從2007年到現在,我所出版的七本書中,有五本收錄了Eric所拍的照片,但我卻從未曾在書中寫過一篇正式謝謝他的感想。

這篇文章是以感謝與紀念包裹而成的禮物,祝你  生日快樂!

致  本書攝影者  我的先生Eric

我必須非常誠實地說,如果不是因為Eric在每次小廚師的活動中特地留下這些照片,我繼續這個活動的熱情也許無法一次次地重新燃起。

無論外出演講或接受採訪,當大家看到我的確花了不少時間在實作之上,總喜歡問我:「你先生對於你這些想法都給予支持嗎?」

我確實受到全家人的支持與幫助,當然,其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條件已在序中提過,那就是我已經把兩個女兒照顧長大了,在盡責任的優先順序上,不用面對應該先把時間付給誰的掙扎。不過,即使是這樣,要持續這些活動所需要的幫助與鼓勵,也絕對是實質與大量的。

每次辦完一場小廚師,我總在接下來的幾天中看到Eric會在無意中舒展或搥打身體,我知道那是他為了要捕捉孩子專注可愛的動作與神情,又為不打攪他們工作,得十分敏感地體會工作動線,自動讓路;所以,他常以奇怪的姿勢在拍照,並在不同的工作站中跑來跑去、神出鬼沒地搶下他所能掌握的一切瞬息。孩子不是他的模特兒,除了搶到的鏡頭之外,我們絕不提供任何的方便,有時他一不小心擋到一點點我們工作中的位置,我就視他為蒼蠅一般,揮之唯恐不及。

我深信,Eric能留下這些照片,並非只是因為他愛攝影,而是他完全了解並讚許我對教育的想法,所以,在每次小廚師之後,雖然我們腰酸背痛的理由並不相同,但看著照片而嘴角泛笑的愛卻是一模一樣的;即使這些孩子並非我們的子女。

我記得Eric每次對我說起自己錯過哪些美妙片刻時的扼腕神情,我最感動的,是他又對我說:「再精彩也絕不要求孩子重做來拍照,因為這就打斷了他們對於活動進行的真實感受。」他這樣地珍惜著孩子的心情,使我也同時領會到他對我的珍惜;我想,這就是別人口中說著的鼓勵吧!

幾十年前攝影家卡希用一具簡單的相機拍下許多精彩的鏡頭,他曾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在未按快門時先看和想,心和腦才是真正的透鏡。

對於孩子,珍惜他們,使他們感到自在,是Eric透過鏡頭捎給我的訊息,我因此而更加懂得要如何更接近孩子,更加了解那無聲的影像中,永遠記下的種種可愛。


謝謝Er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