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願


我從來沒有對生活中各種壓力視而不見,但是,有時候明知道正確舒壓的方法卻不肯好好落實,於是就弄得腰酸背痛,心情更緊迫了。

           

這個星期,我承受最大的壓力就是未能把新工作室的課程介紹好好寫完貼出來,這樣拖延著並不是因為沒有善用時間,而是我的行動不聽從思想決定的優先順序,所以,夜晚面對大家關心的信件時,心裡就加倍難受了。  

書還在最後顏色校正中,等著進印刷廠。我很感念參與工作的每一個人對這新生兒的品質都有自己最在意的堅持,但因為有些照片時間久遠,要面面俱到並不可能。我一定會非常喜歡她,因為,我深深感受了這段時間這麼多人、這麼緊密的心思與用功環繞著她,這誠意之所及已經使我不再在乎任何結果了。

 

我決定今天開始一定要慢慢釋放自己心中的壓力,雖然無法一次說完對新工作室的心願,但開始說,就會舒服。希望您能原諒我的心情以及文字上的散亂。  

 

新的工作室有一百多坪,有人問我為什麼需要這麼大的空間,是因為我有遠大的目標嗎?沒有
我對衝鋒陷陣或豐功偉業從來沒有過熱情,但對於「養護」之意卻有深刻的認識,也經過自我考驗而確認自己的耐心。這個空間是我在「晚中年與前老年」的自我成長計劃,我想以環境給孩子的一份精神禮物,讓他們有機會身處在一個可以差別這個從物質到心靈充滿紛亂、細碎、吵嚷、煩躁的世界。
希望這裡有:  

 

一整片時間,一整件事情與一個寧靜完整的空間  

 

更美好的言語,對友誼的正確認識,與合理待人處事的心情

 

 我的課程計劃與心情如下: 

 

〈一〉文藝復興小女孩 英文用Renaissance woman稱多才多藝的女人。我常在想,多才多藝真正的貢獻絕對不是用於炫耀,「才」是多一點知識與理解,「藝」是多一點能力與創作,想像中,這樣的人的生活不只是很方便,一定也很有趣,進而對社會人際有所幫助。

 

            

 

我想與一批認同多才多藝價值的「文藝復興小女孩」一起相處。這個課程預計進行的時間是八個小時,每個月上一次課,以不缺課,尊重課堂紀律為基本精神。孩子們會有半天在千代田的工作室進行閱讀、寫作、縫紉設計的實作,另半天在「靜靜母親」實習烹飪以及生活服務。  

 

這一天,「靜靜母親」也將以實習餐廳的形式對外開放。我們的小女孩會以最理想的速度、最穩重的行動以及對飲食正確的了解來經營這個與她們的美麗相匹配的空間。  

 

現在的孩子脫離生活的實質很遠,等他們稍長大,從日常生活一跨而過,體會到的盡是商業所營造出的生活假象,這種危險使她們變得虛榮,也常錯誤判斷普通生活的辛苦與平凡,硬把其中某些滋味解釋成「幸福」或「夢幻」,等決定投身其中時,又在最短的時間中成為生活或職場的逃兵。

 

也許你會問,為什麼只是小女孩而沒有小男孩呢?很抱歉的說,在同一個年齡裡,小男孩跟小女孩的紀律觀念、思考方式確實有所不同。我想先完成自己有能力的部分,讓一批賢淑寧靜的小女生們散發出她們的影響。 

 

〈二〉一滴做,一滴做,一邊做一邊想
小男生與小女生的學習方式有所不同,這是我在自己多年實驗中的觀察。這個五個小時的課程要直接把小男生放在「一滴做,一滴做」的情況中,而不以「聽講」做為理解知識的學習通道。我是以「對家庭有所貢獻」的事務來設計課程內容。  

 

現在的孩子格調太高,學了茶道但在家中不端茶給父母,「學」與「用」在日常生活沒有連結。孩子學事情不應該只是「體驗」生活,而要貢獻給家庭。所以這個課程的內容是:小男孩在上課期間有效率地幫自己的家做未來幾天早餐所需要的麵包之類的食物,以及晚餐所需要的菜餚。  

 

我會教導孩子們從實作中認識營養,並帶他們以行動幫助辛苦忙碌的父母親,當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也希望在靜靜實作當中安頓煩躁急切的心情,建立更有意義的語言習慣。當他們把所做的食物帶回家中供應家人的用食時,落實在家用餐的理想就會慢慢成型。  

 

我摘錄自己在新書「空間劇場」中的一段話,希望朋友們能了解我對於成長與情感的深有體會。  

 

記得小學五年級時,母親已准許我分擔她許多重要的工作,跑銀行、接來電訂貨的訊息、打掃、烹飪……我深入父母辛苦的工作中去體會一個家庭互助的情感。父母親沒有要我們成為一個只能接受愛的孩子,他們也允許我們盡力去展示愛人的能力,用愛的付出來充電愛的裝備與愛的吸收。──節自「空間劇場」第三章磚廠的女兒〈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