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指導者的價值

Abby從幾個月前開始在她的工作室網站加上部落格,因為是用中文寫,她擔心有些字義的表達可能有未盡之處,所以,我就經常被邀為貼文前的聆聽者。

端午節那晚,爸媽特地來台北跟我們過節,但我因為帶小廚師而忙到很晚,所以晚餐的工作就由孩子幫忙。回到爸媽的居處時,粽子與湯、菜都已上桌,只等著哥哥一家到齊我們就可開飯。抓著這個空檔,Abby唸她當晚要貼上的文章給我聽,就在聽到「一個指導者的最大價值到底在哪裡?」時,我忍不住對著Abby小小地驚叫了起來,說:「Abby,這句太好了,highlight! Underline! 加粗、加粗再加粗。」

她這篇名為「知識三部曲」的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

Hermann Hesse 的這本書給予我許多靈感,特別在工作上,它提供我一個途徑去思考如何突破我所觀察到的瓶頸。身為現代人,我們很幸運地隨時可以取得豐富資訊,但這也意味著指導者的角色必須相對演化。她不能只擔任知識的傳送管道,因為人們只要去書店買一本書,甚至上網查尋一下,就能輕易獲得任何資料:單字、文法、以及所有跟語言相關的延伸,應有盡有。在這樣的環境裡,我一直在問自己:一個指導者的最大價值到底在哪裡?
http://www.wscons.com/%e7%9f%a5%e8%ad%98%e4%b8%89%e9%83%a8%e6%9b%b2-part-i-%e7%8e%bb%e7%92%83%e7%8f%a0%e9%81%8a%e6%88%b2/

我自己也經常在腦中盤桓自問同樣的問題;或可說,這就是我無論是在帶小廚師、教「廚房之歌」或去演講時,心中最大的推力,與這個想法在無形中所發揮的自我監督作用。

Abby的這篇文章使我想起william J,Bennett論讀書中的一段:

我常對學生說,我教他們哲學入門,也有幾分在教他們慢讀。學生中有許多學過速讀,每分鐘能讀幾千字。我要他們把閱讀放慢,欣賞一下值得細讀的文字。學完這課程,他們可能幾分鐘只讀五十個字,因而首次學會欣賞一個作家何以選用這種句法而不用那種句法,用這個字而不用那個字。我這樣做,目的不在加強他們的經驗,而在幫助他們吸收經驗。

我真喜歡女兒的這篇文章,因此內舉不避親地推薦給大家,也希望我6月30日(六)在永和民權分館的演講【小廚師─我的幸福投資】可以用更多的實例與觀察來分享這個概念;因為在家庭中,您就是孩子生活教育最重要的指導者。

演講訊息:http://www.tphcc.gov.tw/kids/library/lib01_01.asp?id=12529&orgid=4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