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裡的光


惠芳與我是相識十六年的朋友,初識那年,她的兒子與我的Pony都還是小小孩。我記得我們第一天見面的時候,惠芳掛在臉上可愛的笑容、像枝葉新吐嫩牙的淺綠連身洋裝,還有那刷在眼臉上淡青的眼影。在那個料峭的晨光裡,我不能不相信春天真的來了。

十六年的友誼,雖然這幾年因為我離開台南,不能常常見面。不過,只要通上電話或幾年才碰上一面,我們也沒有任何的隔閡之感。

幾年前,我聽到惠芳在學畫,而且她似乎非常認真也非常開心。我總期待著要去拜訪一下她的畫室,聽更多她作畫的心情。

今年生日那天,一早收到惠芳的信,她要我幫她看一篇自我介紹的短文,是她與朋友的聯合畫展上要用的。

我看了不只是心裡覺得高興,也希望也能讓花園裡的朋友,感受到這片映照在生活裡的光。

我問她能不能讓我貼這篇文章,惠芳爽朗地說:「當然可以,貼呀!」於是我把它存在檔案裡,想找一個好的機會跟大家分享。

在「給小P」的回應中看到璟榛的話,雖然那天我沒有特別寫回應,但心裡馬上想到惠芳的這段文字。

我覺得老天很厚愛這片花園,給了我們許許多多的春光好日。記得那部可愛的法語電影「蝴蝶」中,有句歌詞是
Pourquoi tu me prends par la main?

為什麼你要我握著你的手?

Parce qu’avec toi je suis bien.

因為和你在一起,我感覺很溫暖

真的,我覺得很溫暖!

以下是惠芳的分享
 

我的父母非常用心栽培我,唸完大學還送我出國繼續深造。在研究所裡,指導教授和其他的研究生都很喜歡我,因為在漫長無趣的實驗室裡,我總是發掘很光明的願景。即便繳不出報告,我也會讓指導教授滿心期待他的高徒有不得了的創世鉅作即將問世,所以常常享受到指導教授心甘情願幫我提點作業的福利。當然我也沒有丟他的臉,終究是以高分畢業於研究所。

事後分析為什麼他一次又一次甘願接受我的想法,其實是因為我看到了那報告裡一點點的寓意,這一點點的不一樣放在生活中,讓原來不怎麼精采的事物,變得如此動人,於是我學習把它畫下來,用我敏銳的觀察力,把我看到的事物,分析整理出來;欣賞的人對生命有了一種不一樣的觀感,應該會更關懷周遭,應該會更了解,世間事有許多光明面,只要我們迎向光明,光明就在那裡。

所以我的畫裡盡是光線的跳動,這也正好迎合了印象派的精神。

我不是美術科班的學生,自然也不是在教師林立的環境中作畫,沒有隨時的提醒和告誡。不過喜好和悟性倒成了我畫室中的羅盤,一直以來我就是順著這種感覺作畫。

 
Loading速度若不夠快而有斷續現象,請先按暫停讓它繼續Loading,
當紅色棒標示充滿時再按Play,就會很順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