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常識

昨天在台東的演講順利結束;天來講得很好,我很普通。對於教育的想法,我的心很少起伏,因為怕局部跟整體脫了節。教育是學會謀生並學會生活;若以50元為例,「謀生」是去賺取那50元的能力,生活則是把這50元智慧分配、提昇品質的能力;不同的能力,但不能偏重一方。

昨天從松山機場去台東的飛機很小,螺旋槳的飛機得飛一個鐘頭才能抵達台東〈我不禁想,是因為這麼不方便、運輸量這麼少,所以台東才能保持它的美麗嗎?〉。

在松山機場,我們從接駁車下來到登機的途中,因為沒有任何的遮蔽設備,所以好幾個工作人員在下車前遞傘、在上機前收回,幫助乘客渡過這段很短但很不方便的行程。但風捲來的雨還是打得大家半身濕,所以空服員在機上先遞擦手紙讓大家擦身體;如果雨再大一點,不知道這天天要進行的流程會怎麼辦,這到底是臨時的,還是從此以後都會如此進行,而大家也會習慣?!

從台東的回程是晚上7點40。我在後補前的一刻衝進機場,劃位檢查後走出航廈要登機,才發現我得自己判斷要走去哪裡上飛機。沒有人員帶領,沒有燈號指示,天黑之中,機坪上又停了三架立榮的飛機,兩架因為下艙門開著,又沒有螺旋槳,所以,我判斷要走到更遠處去看看,終於從油味判斷到自己該去的地方。

一天之內台東去來,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問題;想想生活裡全是常識的問題,加強對常識的了解、用常識來解決問題,因而使生活有扎實快樂的可能,那就是教育的目的;而我們一了解目的,方法自然就清楚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