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花

Abby告訴她的朋友說,手術過後這十天,我們把她伺候的跟“公主”一樣。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公主,我們家公主的“暫時奴婢”因為很忙,所以只能擔心她吃的好不好與是否很乾淨。倒不是我介意她的乾不乾淨會不會影響到我們,而是經歷過兩次坐月子與一次大手術的我,很了解養病的人更需要清潔的感覺;所以,每隔一天要幫她洗頭的時候,我都覺得很興奮,到底在快樂什麼?大概就只是緣於嬰兒時期照顧孩子的心情吧!只要確信孩子舒服了,媽媽就跟著也很舒服。


我的淋浴室是五角型,Eric跟我在門開啟的地方用兩張椅子與墊子佈置了一張洗頭躺椅,因為越改越進步,自己也不禁感到很得意;為了證實這個小小的勞務是有意義的,我每次從開始洗就愛問:「有沒有好舒服?」她形容自己的輕鬆愉快,我是百聽不厭。

手術前,我就計劃著不要她多躺在房間裡,所以我在起居室的泰式躺椅上放著大小枕頭,各種各樣的高度都可以組合,無論半躺或低臥,她都可以舒服一點,這樣,就算我們不在家,她也可以在比較開闊的空間聽她的有聲書,這使我去工作的時候可以感到安心一點;雖然我很會憂慮,但我不愛“空憂慮”,總要做點什麼才好。

朋友送Abby的花,我把它剪一剪,用個有耳的碗插起來,想起抽屜裡有幾條顏色看起來可以協調的細繩,拿來綁一綁,還滿可愛的!往她的躺椅旁的小桌一放,我們“公主”的生活情調似乎又提高了一點。

無論是自己或家人生病的日子,生活的實際負擔都會比平常來得重,在這樣的時候,更要有心情看到每一個小樂趣、小變化,然後,我們才會相信,花時間愁悶不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

ps.我要在此謝謝這幾天寄給我教師節卡片與禮物的朋友,不能一一回覆也請原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