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狽


人忙到某一個程度的時候就會顯得狼狽,即使不是他人一眼看得出的身形狼狽,也有自己心眼一清二楚的亂糟糟。看到自己這樣一蹋糊塗的時候,我會有一種異常的幽默感,就像累到極點時,一點點好笑的事就會讓我笑個不停。 忙完一天後,打開信箱看到親子天下的編輯已在提醒要交稿,不可思議中,匆匆寫下:只覺才交稿,又到要截稿,真是光陰如梭,謝謝提醒!我知道幾天過後,未來少年的編輯也會輕聲細語來電問道:「老師什麼時候給我稿,我可以提前準備。」

我走到冰箱,拿出一塊乳酪,倒了一點蜂蜜,決定忘掉交稿與校稿,先給自己加點油。突然想起一首詩,又笑了!當然沒有這名婢女的可憐,卻可比她的狼狽。  

「貧家一婢任驅馳,不說旁人怎得知。
 壁角風多寒徹骨,廚頭柴濕淚拋珠。
梳頭娘子嫌湯冷,上學書生罵飯遲。
打掃堂前猶未了,房中又喚抱孩兒。」

書的工作剩下最後兩天,而新工作室也算渡過最混亂的階段,每件事的完成都不容易,心中深深感謝所有幫助我的工作伙伴。 

也謝謝大家來信問候,先以幾張照片報告新工作室中一片混亂中的可喜進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