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贈我愛綿延

Abby與阿公

這篇文章寫於1999年的11月。

星期六的晚上,我早早就睡了。一早起來,看到書房的傳真機上躺著幾頁收信。拿起一看,是爸爸從台灣傳來一篇影印自「化學」期刊、名為「中孔徑分子篩MCM-41」的論文,我正感到奇怪的時候,看到末頁有爸爸附註在上的文字──

 Bubu,傳來的資料﹝我心中的歌﹞和Abby刊在校刊的報告都仔細看過了,妳指導Abby寫作的論點很正確。Fax過去的資料是要給Abby看的,一個老師對學生寫作的要求很重要,把這個報告的中間部份去掉,主要是讓她看文章中,引用別人論點做參考的部份;一篇論文不會是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的創見。
父字

我想起爸媽今早要搭九點多的飛機往北海道 參加同學會,雖然臨行在即,他們也沒有忘記要給我一個「愛的回應」。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能說能當爸媽的兒女真好!我們家在有形的物質上雖然不是家財萬貫,但是他們的愛和關懷卻讓我們取之不盡。不只如此,他們還常常用最溫和最有力量的方式來幫助我教導孩子;從不讓我失去做為父母的某種尊嚴,也不讓我妄自尊大。

們走在前面,一邊告訴我自己所曾遇到的逆境、犯過的錯誤、和得到的教訓,但並不為我去鋪另一條坦途;他們不停地鼓勵我做好裝備,也鼓勵我的孩子,並且引領她們打開心胸去瞻望更廣大的世界。

星期五的下午,小女兒Pony放學時給了我一張紙條,紙條上是她導師的留言

Dear Mrs. Weng,

I just want to let you know that I think you have a wonderful daughter.

She has worked very hard while you were away. Her assignments are always     

neat and complete and done with a lot of effort. She will go very far in life!

                                                                                                Mrs. Arnold

看完紙條我很安慰,但馬上想到的是我的父母。當我為了婆婆開刀而停留在台灣時,是爸媽盛情的支援讓孩子們得到生活的安定和絕對的安全感。從孩子在電話裡的語聲笑意,我可以感覺到外公外婆同在的興奮,她們總是說:「阿媽做的東西好好吃喔!」、「阿公教我物理和數學」、「我們去博物館探險」,「我們………」在電話中,不禁就被他們多彩多姿的生活感染了祖孫同堂的幸福之感,因此我深信Mrs. Arnold所給予的讚美應該歸功於爸媽。

回曼谷後,我和父母有幾天交疊的時間,我看到了爸媽和孩子們相處的實況,如此親暱、無限真誠。每天晚上睡前,她們會走到阿公面前低頭讓爸爸親吻她們的髮香說晚安﹝因為阿公比較含蓄,因此儀式有點像教宗﹞,然後再走到阿媽面前熱情的擁吻一番,晚安!晚安!呼聲不斷,直到被轟進房間為止。

多少年來,我從坐在父親膝上小女兒,長成觀看這幕的中間一代;深感上有父母,下有稚女,無疑是人生一大快慰。

當我在早餐桌上聽到今年七十四歲的父親探頭輕聲問他九歲的小孫女Pony:「今天,妳要用什麼餵妳的老鼠?」時,我只能無言地側坐在一旁看著這個幸福的畫面,在心中記下這個只有用「愛」才能標誌出來的溫度和氣息。

感謝父母贈我以愛,更感謝因著父母有健康,這份愛得以綿延在我的家庭!願大家都能珍惜長輩同在的時日。

80歲的阿公和20歲的Abby,兩隻老虎

阿公和Pony要去為他們的流浪貓挖一些東西,他們整天有做不完的好玩事

76歲的阿媽跟20歲的Abby隨時都是好夥伴,從分享書的心得到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