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下課子小記

這一周的讀詩會March設計了一段母女朗讀,聽完前幾天才來我們家做客的小Nicole認真可愛的分享之後,不禁想起了許多記憶中的好時光。有一晚,Pony與Nicole舒服地穿著睡衣斜倚在鐵灰色的沙發上咯咯笑著看卡通時,我的心裡充滿著奇妙的溫馨。生命中的情感連結,總在生活中的小小一幕。Nicole的那段錄音,讓我想起了曾與孩子一起共讀的許多遙遠時日。

相差十歲的Nicole跟Pony姐姐相處得很好,她們都安靜、愛畫圖,溫柔卻非常有主見。

Nicole自己在書房裡乖乖看書

Nicloe認真地趴在桌上看Pony姐姐畫個芭蕾舞者,後來Pony把這本書送給Nicole,這是她小時候用的書。

燈下課子小記                              1999.12.15

    孩子們放寒假了!學校除了讓她們借出幾本課外書之外,並沒有待交的功課,不過她們有自己的計劃。討論假期如何利用時,孩子們提到,除了把借來的書都看完之外,每天姐姐要花一小時加強她的地理,一小時法文和一小時的科學。Pony則說她是數學,拼音各一小時,還要把訂來的歷史書看完。談話中誰都沒有提起「中文」,而且還設法逃避我詢問的眼光。我什麼都沒說,只微笑定定地看著她們倆,一雙姐妹終於不戰而敗,紛紛說道:「好吧!好吧!還有一個小時的中文。」我得意地揚起頭走回書房,臨走前交待她們,自己排時間來找我。但是,書房裡我開始思索起,為什麼兩個孩子對中文設法逃避?我想,一定是我沒有把引導的工作做好;我開始計劃下一步該怎麼善用這每天寶貴的中文時段。

    Abby在台灣上過三年的小學,三年裡除了學校,我也花了時間陪她一起對中文做了紮根的認識,因此離開台灣雖然已經三年,她的中文仍維持著不錯的程度。我沒有辦法把兩個孩子放在一起學習,但多花一倍的時間而能讓他們得著益處,我想是值得的。燈下課子時分,我的愉快遠遠超越我的付出。

    Pony的中文一直停留在「講」和「拼音」及少數的「國字認識」中;三年來的美式教育讓我看出她的「研究潛能」,如果能給她一個確定的主題或引發足夠的興趣,她所能探求的深度常常超過我們的期望。所以我決定開始跟她講中國人造字的方法。她聽的如癡如醉,央求我再多說一點。我們講起部首字的由來;當我們開始翻閱有關「目」為首的字時,Pony已經可以因為理解而推論出「眉」、「督」、「直」、「盲」……這些造字時的立意。上課非常有趣,一下過了兩個小時,孩子回房時還依依地跟我說,明天再讀喔!

    Abby來的時候,我們雖也講起字源,但可以延深的就更廣了。像「心」部的「忘」,她知道「亡」有無、有失去的意思,所以從這裡我跟她提「亡羊補牢」的引申意。雖然沒有特定的教材,但每個知識與語彙都很寶貴,也很有趣味,燈下的功課不只孩子有所得,我的每一分每一秒也都沒有虛度。
 

    不管是中文或英文,我常常建議孩子們多「朗讀」。每個星期有幾次她們會應我要求朗讀一篇文章。常常陪讀的理由是希望能引導她們掌握文字、符號、訊息與情感的平衡。每當我們練習越多,就發現她們可以從文字語言中領略更多。

    雖然我只是一個平凡的母親,也沒有可以傲人的專精術業;但做為母親最大的快樂與安心就是:我們永遠擁有比孩子成熟的人生經驗、信心和耐力;在成長的歲月中,可以坐在燈下看著她們長大,記得他們似懂非懂的純真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