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碎紙機

 


我媽媽叫小Bo「消氣丸」

大姐頭一次看到Bo的時候說:「怎麼這麼美啊!簡直像個洋娃娃。」

但這娃娃真潑辣,當我哥哥看到牠奮力衝向Bitbit,咬下一嘴的毛之後,驚魂未定的睜大眼睛問我說:「兔子怎麼這麼兇啊?難怪牠們叫獅子兔!」

小Bo盡管在我們人的眼中看起是如此美麗,但落入Bitbit的眼中就不知是怎樣的印象了。總之,那被我們稱為十足的女人味並未觸動Bitbit的激情。

Abby說她工作得很累的時候,只要一看到小Bo,精神就能大振。

我呢!自從養了小Bitbit和小Bo,連在大樓裡遇見咖啡色、渾身剛毛的毛毛虫,都覺得可愛極了!用紙板一托,想帶回家。我的身上開始出現以前在心岱姐身上看到的癡心一片,和其實曾在心中暗暗笑過她對貓的寵愛和奇言怪語呢。〈我從沒聽心岱姐說過一隻貓,她總說:我那個貓,或「我以前有三個貓」〉
 

今年的大年初一,Eric就去外科掛病號。因為兩隻兔子打架,Eric當時剛好帶著塑膠手套去勸架,小Bo不認得他的味道了,一口就從大姆指深咬下去,瞬間鮮血滴滴。

外科部的護士聽到是被兔子咬,下巴差點掉下來,把V形的手指當長耳朵架在頭上問道:「你說的是這種兔子?」另一個護士更驚訝到完全失去卡通常識地加問道:「兔子有牙齒啊?」吾家兔子沒教好,真真貽笑大方之家。

我看到Eric打了破傷風針之後又紮成一大坨的大姆指,笑他今年一定UNO。

 

小Bo和Bitbit非常不一樣,一個吃不停,一個吃得少、吃得保守。如果我給牠們新食物,得先讓小Bo咬開嚐一口後,Bitbit才會願意試試看。我們常笑說:「如果放生大自然,Bitbit會餓死,小Bo會因亂吃被毒。」
 

Eric每談起兩個女兒總是眉開眼笑,完全是前世情人的款款深情,現在談起兔子,眼裡也常藏著一抹不知有多滿足的愛意。我問他,你覺得小Bo像什麼,他說:「牠來什麼吃什麼的樣子最像碎紙機,不過,是一部快樂、熱情的碎紙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