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小廚師教學

截至昨天早上,我們共收到一百五十三位小朋友的報名。因為處理這些信件需要花費一些時間,我想請大家給我一兩天來整理並通知;非常謝謝大家耐心的等待,如果星期日晚上您還沒有收到回覆,再請打電話詢問。

對外開放小廚師並不在我開店的計劃中。我本有自己的一組小廚師,也已邀約了一小群幼稚園的小朋友要進行實作,這些工作都將陸續安排在自己的小廚師計劃中。

開了Bitbit Café之後,我比以前更有機會看到生活教育的現場,也更能理解教養中朋友曾向我提問的矛盾心情;好幾次,我在身體十分疲乏中仍在想,我還能做什麼呢?除了出書寫專欄?除了演講?除了寫部落格?什麼會是更有力道的教養互勉呢?

跟大家努力「做個好大人」是我寫這個部落格最大的精神支持,也因此,當我看到台灣的小朋友還不是很理解餐飲生活時,我覺得自己可以藉由這樣的小型活動來跟他們分享還未植入他們觀念中的生活想法:每個人都可以對環境有貢獻,每個人都可以熱情地投入工作。

小廚師活動並不是要幫媽媽們「訓練」小朋友,而是要藉由活動讓父母親眼看到孩子因為交託而展現的能力,此後的工作就得由父母在家接手。所以,我並沒有安排回籠的課程。我希望年輕的父母能了解,教養工作是生命中的禮物,而非急著甩掉的責任

辦一場小廚師當然比運作正常的一餐要累得多,因為所有的工作伙伴都要集中心力來注意學習的安全問題。最難的是,我要求每一組的小老師都盡量放手讓孩子自己做,也要求他們用精確的語言對孩子解說工作的過程。

昨天下午,我走出廚房時已快三點,看到臨窗坐著一對母女,那母親親切的微笑使我確信她是花園裡的媽媽,我當時想:希望她不是帶著小朋友來報名的,因為我們實在無法再接受任何名額了,但我更不希望看到孩子失望的神情。

三點,我與玢玢他們在店裡有約,而小米粉正要開始做焦糖布丁。我突然想,為什麼我不邀這位小朋友進廚房,讓她跟小米粉一起實作一次布丁,這樣,她不用報名卻可以經歷甜點小廚師的感覺。所以,我很勇敢地去問那位媽媽願不願意在客席等待,讓她的女兒為她現烤一份焦糖布丁。

這是一個完全臨時起意的小活動,小潔做得好極了,最後,在我的鼓勵下,連噴燈都敢用了。

小米粉是一位好老師,她正在學習如何在教學中「放手」;而小潔,更是非常棒的好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