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之後的雜思

今天早上,七點半就離家去搭捷運。九點在復興中小學有一場父母成長班的座談。這個父母成長班的成員從幼稚園到高中的家長都有,所以我擬的題目是「逐步成長的喜悅」。除了在演講中分享自己將近二十二年的養育經驗之外,前兩天在製作簡報檔時,我也重新回顧了Abby與Pony的成長留影。

講題中第四個單元的小標題是「我對雙語學習的淺見與經驗分享」。我跟緊張的父母談談十幾年來,自己如何以生活維繫孩子母語的經驗,以及如何為孩子建立一種健康的語言價值觀。我也特地從部落格中印出一篇舊文,是Abby在高三畢業那年為她的英文家教班寫的招生簡章。

再一次細讀這篇文章,有幾個段落還是讓我感到很受啟發,例如:

學習英文最好的方法就是閱讀、閱讀和閱讀。但是,光是大量的閱讀是不夠的,你還必須讀好書。

寫作是生活中一種非常重要的能力。寫作的藝術是要在勤奮練習與省思之後才能熟練的。

建立獨立學習的想法很必要;雖然完全仰賴家教很容易,也是很吸引人的選擇,但是學習自我修改使你能夠在停止上課後還繼續進步;只要你夠努力和專注,你就能夠提升你自己。

出書之後,我去演講時總是試圖鼓勵父母,不要把孩子的知識教育功利化。培養孩子受教育,最終的收獲並非能幫助他們無災無難到公卿,而是要幫助他們在成長中聆聽自己的心聲、幫助他們慢慢建立自省的能力。

演講後回到家,看到Bitbit悠悠哉哉地躺著。,我腦中浮起了Pony為Bitbit這種可羨慕的閒情逸緻留下的好幾幅水彩,以及她在電腦中留給我的文章,是她從繪畫而來的學習反思。

我很珍惜這一切,因為孩子使我更相信:成長是從靜心的檢討而來,成長會在真誠面對自己的時刻得到動力、邁開腳步。

比起其他的媒材,我對水彩並不那麼容易上手,我越想試就越顯得糟。可能是因為我之前學其他媒材太順了,所以,我開始有了一種迷信──是不是我的運氣與天份用完了? 所以有一整年,我不再畫水彩,我的藉口就是我不喜歡水彩。

一年後的暑假,媽媽要我畫一些明信片,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對明信片來說,水彩滿適合的,而我心裡也想再嚐試看看,但有點緊張,我擔心還會像先前那樣掌握不到自己想要的感覺。

我還是動筆了,經過一年,我發現在那次的動手之中,我找到了一種新的感覺與對的體會。雖然這一年我都沒有畫水彩,但因為一直持續作畫,所以從其他的媒材中,我累積了一些經驗。這些經驗使我在重新拿起水彩筆的時候變得非常有用。

這使我體會到,有很多事情是需要時間來解決的,但解決的方法卻不是空等待,而是要有耐心去充實自己其他的經驗,這些實際的經驗會幫助我們走過自己受阻的心情與狀況。(by Pony)

Abby在高三畢業那年為自己的英文家教班寫的:從一份招生簡章談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