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

工作室桌上的幾盆小玫瑰花正要開,看著含苞的花蕾,想起高中的時候爸媽曾教我唱的一首日文歌「薔薇が咲いた」,是很可愛、很簡單的一首歌;但想起來的時候,歌詞已記不全了。

出嫁之前,我一直有很多的機會與母親一起做家事,我們常在工作之間會唱歌自娛,然後在工作之後喝點茶,吃個小點心,欣賞自己的工作成果。吃的就只是一片米果,但已經很滿足。

我們唱歌時,連不大會唱歌的爸爸聽到了,也會跟著我們一起哼,這一直是行進在我們親子之間非常自然的溝通。我們是從共同生活、並肩工作中,了解家人的喜好以及彼此心靈被觸動的角落;因為有了這些經驗,我才知道,我那非常理性堅強的母親,非常天真、熱愛科學的父親,也有很善感多情的一面。父母親把他們喜歡的事,用最自然的方式介紹給我們,這與今天當父母的,只想去親近孩子的世界的確有些不同。

我記得有一次我考試考得很差,爸媽在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我正在旁邊做一份興之所至的創作。母親有些煩躁地跟父親抱怨:「你看這個孩子!考得那麼差,她還有心做這些?」然後,我聽到爸爸海闊天空地安慰母親說:「有什麼呢?這就是人生。」雖然我從沒有聽過我的父母對我耳提面命好好唸書的重要,或「不要給自己壓力,快樂就好!」這一類的安慰。但我從日常所發、真的能夠代表父母主見的溝通中,以及還父母的身教裡知道:我必須盡力,但如果成就不夠理想,我還是有享受生活的資格;了解這份資格很重要,孩子不可能個個都是第一名,但不是第一名也能有價值地過生活,這才是人生需要的寬闊。

我覺得現代流行在生活中的溝通範圍有點狹窄,我們總是為了一個目的、一種方法而討論問題,因此常常從原本期待的意見變成立場維護的爭辯。伴侶更應該常常找出與兩人都不相關的問題,觀察彼此想法的碰合點。我與先生常利用旅途背詩,久來就累積出一些很有趣的共同資源,以這資源為基礎,延伸出與工作不同的分享方式。

談一個客觀的話題時,思考往來比較不會發生意見的車禍。因為當事情關乎自身時,我們心中常有定見,若對方未能接近我們的希望,就會感覺不受支持,我覺得伴侶更應該以友直、友諒、友多聞為目標來進行溝通。

把這首歌送給大家,希望我們心裡園中的玫瑰常開,花香可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