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與可愛


朋友的臉可以同時留住可愛與深刻,當他們一頭鑽進工作中時,心思的飽和自然地現於表情,於是深刻與可愛同時被目光所及的一瞥感受了,甚或更好,被鏡頭留住了。
 

每次看到孩子們的照片,總有一個感想,我越來越相信Eric愛的並不是“攝影”這件事,他愛的是孩子與生活的互動、想探詢的,是這個世界應該為孩子留下哪些種種適當。倚賴他鏡頭下的記錄,我得以幾次回頭思考自己的帶領,因而更能懂得如何與孩子同工、如何靠著留住的希望與愉快繼續前進。

星期六八點,我到工作室去準備迎接小廚師的到來,雖然 Pony要搭十點多的飛機返校,但我不能去機場送她。Eric開車先送我到工作室去,從前座下車後,Pony也從後座下車來抱我;又一次的雨中擁別。我眼眶一熱,在她與我錯肩的耳邊叮嚀說:「Pony,好好用功!人生沒有比擁有真正實力更快樂的事了。」走進大樓的大廳,我沒有再哭,不是因為我適應了離情,而是這一天我要帶小朋友;一份可以具體投遞情感的活動,順利充淡了我心頭的依依。






 用完餐之後的分工整收既有效率、生氣,也立刻為自己帶來美好的環境;孩子需要美、安全與安定。
孩子也需要從行動中體會自己對環境的確有貢獻的事實。




 孩子們做完菜後把工作爐台清理得光可鑑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