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工作,教養與禮物


很多人覺得把孩子跟工作放在一起談似乎太遙遠,但是,如果以我的年齡來回顧教養的意義,那麼「工作」的確是最貼切的說法;除非,我們不承認,今天我們為教育所投注的心力,都是為了要培養日後能獨當一面的大人。
 

們總愛把話說得很好聽,說我們要愛護這個社會的年青人,但平心而論,如果今天有兩個初入社會的畢業生站在面前供我們選擇來作為工作伙伴,其中一個負責、另一個散漫,我相信,大概沒有人會因為強烈的社會情懷,而決定要選擇態度與能力都比較差的那個來「教育與愛護」吧!
 

孩子小的時候,我們都有愛護他們的心,但到了成年、該自立時卻不見擔當,愛就會被磨損到只剩負擔的忍受,或轉成輕視的責難。我相信沒有人願意看到孩子這樣的未來,因此,從小教導他們對工作有正確的認識,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的社會總是因為有很多更好的工作者而品質日升,希望無窮。
 

六月十九日(週六)下午2:30~4:30 ,我在高雄市立圖書館 有一場為「寫給孩子的工作日記」的演講。希望能跟大家分享「生活與工作、教養與禮物」的遠望與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