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東獅子兔

不知道年近五十算不算老,但我腦中的確裝了一些「舊東西」。比如說,養了Bitbit一年之後想幫牠領個童養媳,所以,我們在半年前買了當時還不知性別的小Bo。

小兔子進門三個月後,漸漸長得很有一些在Bitbit身上不曾見過的「嬌態」,好像牠隨意憑窗一靠就十分嫵媚,可是,牠同時又兇得很,也皮得不得了。四個月大的時候,就因為衝得太快而撞斷一顆門牙。看著牠,我們只能猜想,日後小Bo到底會成為Bitbit的新娘還是哥兒們。

醫生證實小Bo確實是女生那天,我趕緊打電話給媽媽,媽媽在遙遠的台東歡呼說:「太好了!比中彩券還要好。」因為沒買過彩券,所以當然沒有中獎的感覺可以比較,不過,想像一下家裡將有一窩咖啡小兔,還真讓人感到飄飄然呢!

我的美夢還沒作成,兩隻兔子卻從可以和平相處轉成見面就打的火爆關係。牠們打起來像衝浪,騰空撞擊之後,隨即就從空中飄下一團、一團的毛。我們除了忙著拿吸塵器,還要從各關進籠子裡的寶貝嘴裡清出對方的毛。小Bo越大越不示弱,現在牠隔籠也能挑釁Bitbit,把長牠一歲半的Bitbit弄得直跺腳,有時趴著一整天,心情壞透了。

當兔子用下巴去抹器物的時候,代表主權的宣告,牠等於在說:「這是我的了!」小Bo每次一有機會跑進Bitbit的家,就仔仔細細把所有的東西抹一次。這怎麼得了,等Bitbit回來,進籠子前,牠已感覺不對,進去後,怒氣沖沖地全部重新整理一次,連廁所都翻起來才算出氣。

我常在一旁看著這漸漸水火不容的兩隻兔子,忍不住笑著想我那逐漸遠去、小兔成群的溫馨美夢。

Bo小時候的照片:http://www.wretch.cc/blog/bubutsai/16064380

時間過得真快,小Bo來的時候才只那麼一點點大,總覺得家裡應該永遠保持有一隻小小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