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需要的安靜──答Emilia

BUBU:

我一直有一個好奇心,妳是如何完成家庭與事業之間的協調性。
就現在的型式,要錢多的工作,就要花很多的心思及時間在處理;
要有好的家庭,也是要花很多的心思及時間去經營。
但人的時間是有限的,心思也是要專注的。
常常造成我處理不當,左右為難的狀況,可以請妳提供經驗談嗎?

我原本打算在四號的分享會上也談一點自己從「專業母親」走入「工作母親」的心得,但這兩天花園裡有朋友在回應與留言中連問了兩次相關的問題,而我也剛好想寫一篇「安靜」對我的生活有多重要的感想,所以就把這篇當成對Emilia的回答吧!

我雖然每天起早就工作,但是除了曾經目睹我生活腳步有多緊湊的人,大家總說我很悠閒。我不知道造成這種錯覺的原因是什麼,但是前幾天與大美玲寫信中,覺得似乎找到了答案。

美玲說:『昨天新新聞來請我談「慢活」。我強調「慢活」不是一種生活方式,而是一種生活態度;是「世路如今已慣,此心到處悠然」,所以,即使像你這樣一直用衝的,也是「慢活」。』

我想我一定談不上美玲所說的「悠然」境界,但是在緊湊的生活中並不特別感到窘迫或怨怒、在時間的不自由中也不感到受限制。我有一種很容易感到喜悅的心態,於是朋友會對我說:「反正妳真好,想做什麼事就可以去做,要完成夢想就可以去完成。」不過,我懷疑,把這樣的生活拿去與人交換,讓換去的人也付出同樣的心力與勞動當做代價,會有多少人願意跟我換呢?

我很感謝花園中的朋友Zonya在她的心得中寫了一句話:「生活這回事不曾在蔡穎卿教養孩子的過程中被抽離出來。」事實上,這句話可以解釋我在家庭生活與努力工作中彼此支援的能量。如果一定要歸納出我能在二十年兼顧變動中的生活與各種工作〈我曾經開過八個店〉的原因,我會覺得最重要的理由是──我極力維護生活裡的安靜。安靜生活對我來說也是一種節約的生活方式。

安靜使我能認真思考、能縮短工作所需要的時間、能轉化所面臨的各種問題,安靜也使我開口說話時能誠懇地表達自己。最重要的是,安靜使我擁有一種做任何事都專心的力量。但是,無論在哪個生活階段,我都不苛求清清楚楚地畫出完全屬於自己的安靜時刻,所以我就利用操作家務〈寫在書裡的洗碗樂〉、全心陪伴孩子、也利用熱情地進入工作來感受那些安靜給我的種種享受,再從這種感受中支取快樂來面對每天循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