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與女

 

上星期讀書會之後,March一家跟我到三峽去。Mandy母女坐在地上幫我穿幾片木格窗需要的紗簾時,Eric拍下了這個鏡頭。

我很喜歡,一看就想到「母與女」這樣的字眼;在Nicole低頭認真穿引的動作中,我不禁想起,自己從小到大曾有過多少像這樣陪在母親身邊與她同工的時刻;那些經驗所為我奠下的工作能力,遠遠超過課堂所學。

星期日一早,我們一家從桃園搭高鐵南下。EricPony繼續南行,我在台中下車,去為託兒所的老師進行一場兒童食譜的師訓。我把內容排得很緊湊,老師們很投入,我們在操作中一下子就過完三個小時。為了趕三點半台南的約定,我不得不結束師訓,再度趕車。

創辦託兒所的 陳 老師送我往高鐵站去的途中,我們討論了一些親子教養問題。就像這張照片中所補捉的片刻,我認為親子之間的互動記憶本應由這類生活景象推疊而成,但是,現在的孩子恐怕已經很少有這種機會,與父母安安靜靜、滿足喜樂地完成一項居家工作的經驗了。我們總是在生活中趕趕趕、也總是在舉辦的活動中才會想起生活學習的重要。

記得小時候,母親常為了一件生活小事而花上許多時間來教導我們,像棉被套如何洗、如何縫。我腦中有許多次這樣的記憶:我們家四個孩子坐在日式的房裡,大棉被攤平在房中央,我們一人各據一角,聽媽媽解說如何把漿洗過的被套和晒暖過的被芯重新裝縫起來,聽完後,就動手試著完成母親為我們解說的工作。

回頭再撿拾這些童年記憶時,我才能以生活經驗來理解,「時間」對當時工作忙碌的母親來說,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她怎麼不覺得累?怎麼能為我們的教育做如此周到的設想?她怎麼知道那些透過生活行動的教導,如今成為我們處事與面對困難時最好的信念準則?

我要謝謝媽媽,只要一想起自己當女兒的感受,我就完全懂得與孩子生活時,什麼是最可貴的分享。即使只是跟Pony一起鋪一張床,我的快樂與投入也與當年母親的心情緊緊地重疊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