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外歌﹝一﹞──我們的NG鏡頭

「廚房之歌」三十篇文章中的前幾篇,第一次排序的時候是

帝國飯店與我
廚房之歌
奶奶的大餐盤
我與食譜
餐桌的故事
在廚房裡
我的餐具
洗碗樂
廚房裡的耶誕味

當食譜都配完、照片也都討論過後,鄭主篇開始做第一次的整理構圖。有一天她來信說,這幾篇文章不以搭配的食譜帶頭,希望能配上我生活中真實的相關照片,比如說:把奶奶給我的餐盤拍出去背、比如說,書架的照片、那張大餐桌的照片。

接到信之後,Eric與我匆忙在台灣交疊的兩三天中,一方面工作,一邊也抓緊時間完成書中還待補足的照片。

寄出書架這張照片後,鄭主編在遙遠的台北對我搖搖頭、寫下幾個字:「好像少了一些東西」於是,我又匆匆忙忙地搜索她那語意未明卻充滿暗示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們平常溝通充份,但是有時候當我很「灰」,這個不要、那個不要的時候,她就對我這樣曖昧不明地點一點,讓我自己好好想,直到心甘情願為止。所以,大家在書上看到那張,是後來完成、又經亭麟裁切而成的。

鄭主編那句「少了一些東西」的指示,我把它記在心裡了。隔天一大早我們起早在出門工作前拍餐桌照片。這張桌子實在大,我想如果這樣實地攝影,那少的恐怕不是「一些東西」而是「許多東西」了。所以,先擺上八人用餐的餐墊和餐具,看了看,再增加成十二人。看到餐盤上是空的,鄭主編的話再度響起。趕緊回頭進廚房弄了十二份燻鮭魚的花朵沙拉一一擺在盤上。

照片寄出後,鄭主編這次可不是寫信了,她打了電話說:「布布小姐,誰家這樣吃飯啊?不行、不行,這太不像餐桌了嘛!簡直就是個盛宴。」我在電話這頭吱吱唔唔地辯解,但她頭腦清楚地說:「不可以地!」所以,那個早上,我只好一邊想,一邊把鮭魚吃下肚去,吃不下的去電威脅鄭主編自己來收拾。

我們後來用了Pony暑假在黃昏中拍的一張照片。雖然非常昏黃,但鄭主編與亭麟一看都說好,我一聽差點暈倒,早知是好,我又何必弄那些鮭魚吃個不停呢?

不過,大家不都這樣說嗎?要害一個人,叫他去出書、叫他去弄房子。這幾個月,有點辛苦,但很好玩,我們的NG鏡頭可多的呢!慢慢說給大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