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參與

上個月與美玲在台北相聚時,我們聊了許多孩子的事。美玲與我都喜歡孩子,而我們也覺得孩子與大人之間並沒有一條可以標誌「你不懂,我懂」的線,但是孩子與大人的世界可以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我們學著做好大人,同時帶領孩子做好孩子。

這篇文張寫於2003年6月,當我記錄這些生活小記事的時候,我也在學習如何從老師或學校的角度在家裡做一個好大人。

ISB的禮堂Uuicorn Theater右側有條通往戶外餐廳的迴廊,迴廊的一邊是淺梯階式的荷花魚池,另一邊的牆面上,木刻和銅牌雅致地行列著每一年高中部各科得獎者,一年一位,共列十二項。

七年前送AbbyPony進入ISB時,我在那面牆邊瀏覽了很久,深深被它的設計所吸引,大概是因為看慣了「榮譽榜」、「英雄榜」這一類五花八門的優勝櫥窗,對於一個簡簡單單只寫著西元紀年與名字的留名板似乎更有好感,覺得非常適合校園的氣息與紀念。

上周五Abby打電話回台灣,問我們星期二會不會回到曼谷,我說很抱歉,爸爸的工作得再一個星期才能結束,她諒解地說:「媽媽,沒關係,我不去好了!星期二晚上高中部有個頒獎典禮,我被通知領獎,但是如果你們不能參加也沒關係。我隔天還有一場演奏也很忙,而且各科都已經開始在期末大考了。」我想起Abby目前的GPA4.2,她一直都非常努力,課業得獎本不在意外,但她接著說:「學校給我的信中說,我還得到另一項獎,只是他們不能事先告訴我,要在典禮上才宣佈。」這下我們全陷入五里霧中,到底是什麼獎,這麼神祕?

工作中,我偶而會想起那個還未揭曉的獎到底是什麼?Abby各科發展均衡,如果她得到法文、英文或生物、歷史那些獎,從成績單上看來似乎也不無可能,但那是給十二年級已經修完IB的人,我奇怪到底還有什麼獎可以給十年級的她?在忙碌中我們很快忘了再去想這件事,而Abby也沒有去參加頒獎典禮;對她來說,為下一場競賽做準備可能比去領獎還重要得多。

星期三放學時間我打電話回曼谷,孩子們都還沒到家,原來Abby去練琴,而妹妹也留校到高中部去聽音樂會,她們回家後很快就給我回電了,神秘獎項終於揭曉──2003ISB的體育獎。

Abby
在電話那頭興奮地說,高年級的人都意外極了,紛紛打聽真的是那個Abby嗎?那個功課很好的Abby不是個弱不禁風只會唸書、拉琴的女孩嗎?事實上我們跟其它人一樣感到意外,Abby並不是體育不好,但是ISB有的是高手。記得她去考籃球校隊只入選了校際比賽的隊部,還不是出國比賽的代表隊;論體能來說,168公分47公斤實在稱不上強壯,跟西方人的體型一比,在運動場上Abby的持久力還是不夠,但她卻得到了這個高中部以九、十年級為評比對象的獎項。

平常,
除了一起下樓游泳、到健身房跑跑之外,我其實少有機會親眼目睹Abby擅於運動的一面,但是我知道她很誠實又有毅力,相信誠實也是一個運動員必備的條件,我知道她還很有團隊精神,記得回台灣在德光這一年,她的導師曾在一封信中描述她──

「樂旂是一位優秀的運動員,對於各種比賽、活動積極投入、不遺餘力。四月四日才剛落幕的班際排球賽,樂旂所帶領的兩組球隊同時囊括了冠亞軍,實屬難得!身為班上康樂股長的她,不只把握每次練習的機會以厚植實力,更重視球員之間的默契與感受,加強伙伴的凝聚力,而她時時的加油打氣聲更成為整個球隊的精神支柱。」

我也記得Abby曾跟我提那次比賽的事,她說大家都好緊張,所以她就要同學們「開心地笑」,她說輸贏都沒關係,但是一定要「笑」,突然同學們都輕鬆了起來,那場球她們打得很漂亮。

今年八月,孩子們即將告別ISB,臨別之前得到這樣的禮物真是可堪紀念。那個出生時只有2700公克的小女孩,如今竟能以體育獎留名在那片雅致的牆上,真是感謝ISB教育她懂得了運動的好處,也培養出她不屈不撓、樂在參與的運動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