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譚水深千尺


昨天跟亞薇與世榮約好四點去「人文空間」看四月小廚師活動的場地。因為中午還在台南工地與 惠 君討論一些細節,所以從桃園下高鐵後,我們開了車就趕去93巷。

 

見面的時候,沒想到思芸也來了。在短短的停留裡說著孩子的事,我又提起自己「輕飄飄」的心情;那是有一天收到鄭主編的信,匆忙中回覆時寫下的形容

學做料理,看影片的效果完全不是看文字所可比擬的,特別是對沒有處理過類似食物的人而言。
原來咖哩餃是這麼做的,好玩好玩。
謝謝你費心費力。還有小米粉。

惟和

 

真高興妳這樣鼓勵我
一直都希望不要因教而混亂孩子的思緒,也不要辜負他們的聰明 

短短四分半鐘,我們用了整整一天拍錄 、剪接、配音 

但越來會越容易 

為孩子做事的時候,我的心輕飄飄

Bubu                  

我輕飄飄的愉快,並不是沒有情感經驗做基礎的,「孩子」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兩個我所認識的個體;他們是生命階段的象徵、是我對責任與愛的認識;更是過去的自己。 

雖然我常常覺得自己為了「孩子」而講話得罪人、或使某些大人感覺失落,但是對於自己的初心,我是明明白白的。我氣那些只求一時輕鬆而縱容孩子,使他們因此不受歡迎的大人;我氣那些看到孩子就看到商機的心;我氣把孩子的可愛變可厭的逗弄與不憐惜,但無論我多麼氣這些事,這些不平都在我有機會面對孩子的時候轉化成體能與心情的耐力。

有一天,我收到一對兄妹給我的信,國字與注音交雜的親筆書寫中,謝謝我「用心」帶他們;我感覺很榮耀,原來,被孩子說「用心」是一種那麼好、那麼好的感覺;原來,我一直在演講中告訴大人說:對待孩子要「專情」並不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兩個孩子不只給我寫信、寄他們在家做菜的照片給我,還幫我刻了一個印。看到那個印的時候,我的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這是我一直想要、自己都說不清楚卻可以道出我這一生夢想的圖騰,竟然這麼奇妙地完成在我所帶領過的一個小廚師手中。

想起來,我們的交談也許沒有超過十句話,但一起用靜靜的心、在靜靜的期待中完成我們的工作,因此,他以童慧的心了解了我。

我曾想過要報答這方印贈的盛情,但什麼禮物也不足以代表我的謝意於萬一。有一天,當我又仔細端詳這印並揣想孩子一刀一刀為我刻著的心情時,我突然想起李白的詩。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