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老師與蕭邦


早上進工作室之前,Pony已先幫我們接待了泓靈介紹來幫我們看看鋼琴的朱老師。鋼琴就放在二樓挑空的右間房,我才一推門,Pony就立刻從她的工作桌衝下來,低著聲音跟我說:「媽媽,這個朱老師好可愛喔!」她實在是把聲音壓得太低了,所以我只斷斷續續聽到夾在調音聲中的「可愛、老先生、壓舌帽……」那些無法拼湊完整的字句。我本想先上樓去打聲招呼的,又怕打斷朱老師的工作有些不禮貌,就先在樓下打開電腦,為這一兩天該交出去的訪視報告做最後的校稿。

過一陣子朱老師下樓上洗手間,我正好離開座位去烘焙室,就在回走的時候與從拱門轉出來的朱老師迎面相遇了;真的是好可愛的一位長者,我正急著要問好,朱老師已先輕聲開口問道:「是翁太太嗎?」我忙點頭回答說:「是、是的,朱老師好!」有點緊張地又補了一句「很謝謝您特別跑這一趟。」我每遇年長者就特別容易緊張與高興,後來從Eric口中才知道朱老師已經七十八歲了,實在是一點都看不出來。

接近中午的時候,我聽到朱老師在彈蕭邦的夜曲,經他巧手調整過的琴音在工作室的門洞與空間裡遠近穿繞著,我歡喜地敲打著手中的電腦鍵盤,遠遠看到窗外一片綠意;心,靜靜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