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面


昨天下午是惠蘋的入殮火化禮拜。我不是至親,但謝謝泓靈與惠蘋的家人允許我與她見最後一面,送別摯友。

回想從8月1日到現在的十幾天中,不管我曾流下多少眼淚,但因為惠蘋是這樣的一個人,因此她的離去所帶給我的,就全部都是正面的教導;就像她在世上做為我的朋友時,只帶來安心、光明與安慰。

惠蘋一生從不追求人世的華麗,51年來,她表裡合一地以真誠樸素為美,但今天早上在仁愛堂的追思禮拜,莊重中卻處處顯現著一種無法形容、屬靈至高的華美。李健長老在證詞最後一句話中忍不住泣聲嘆道:「我哭不是為惠蘋,也不是為泓靈,我只是忍不住問自己:怎麼有人能把生命活成這樣!」我相信,這就是惠蘋給所有熟識的親朋好友同樣的感受;並非只因她得病這三年的順服與奮鬥,而是她51年來在生活中的含蓄、寧靜,與默默中帶給他人的助益。

這兩天的儀式,只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對惠蘋的思念。我想,惠蘋對許多朋友的意義是,在我們自覺遠離良善或堅持時,會因想起她而得安慰、受鼓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