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場演講


我不愛演講,所以,上星期六是值得歡呼的一天;因為在中壢藝術館的演講是排定的最後一場邀約。十一月再完成新竹兩個幼稚園的座談與實作之後,我將不再能出門與大家相聚。計畫在三峽成立一個小小的餐廳與實作的工作室已動工裝修十一天,可望在十一月下旬開始全新的計劃。

星期六,台北因為遊行而交通困難,但鄭主編卻堅持要到中壢與我會合,雖然覺得過意不去,但心裡還是很高興她能來。這個月,她就要從「天下文化」退休,這不約而同畫下的句點,對我倆來說都不是結束,而是「再啟程」。以後,我們再見面時,會在廚房裡、餐桌上或是父母圍坐談心的大桌前,總之,文字中描述的教養規條應該會在我們的共識中更活化。

我要謝謝從五月出版第三本書以來,許多邀請我去演講的朋友,更要謝謝利用時間來參與聽講的父母。我不是一個口才很好的講者,所講的又都是生活中的小事,能給大家的無非就是一點點小鼓勵與生活實作的建議,但是,你們來了,而且給了我最溫暖的友誼,我會把這一切收藏在心裡一個重要的角落。

雖然以後不再能有這樣的會後談心,但我仍會好好在部落格中分享生活與工作中的體會。我也會好好為大家製作品質慢慢進步的實作影片,跟大家一起愛自己、愛生活、愛家庭。

我曾在這場演講中告訴大家,我喜歡台灣話中稱一個家庭主婦會「打算」、會「發落」,這是我努力的目標。我想,「打算」說的是構思中有目標,懂得精算自己的生活條件,但「發落」才是具體的行動──分配自己的時間、自己的資源、採取行動,並以此鼓勵家庭的成員、周遭的人們。

我希望藉著書、藉著花園的耕耘,跟大家一起努力。希望我們努力做一個很有打算、很會發落的父母親,為孩子準備一個有希望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