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敲窗說五月

昨天是這幾個月來頭一次趕第一班高鐵南下不需要穿外套的日子。

六點出門時地上濕濕的,半夜大概下過一場小雨了。車出大樓一眼就看到道上那排上個星期才見吐芽的小葉欖仁,幾天之內葉子都長大了,原本嫩綠的密密點點一一沉穩了起來,那飽滿的出彩,讓人驚覺季節的照拂與生命的速度。出三峽經過2號高速公路往桃園高鐵去的路上,春天大概也知道自己是遲了,正以追趕的速度更換著桐花初開的山景。

雖然五月有母親節,不過,近幾年來大家過的其實是「活在未來」的生活,所以早在 一兩 個月前,市街廣告已在預購禮物。打折購物乘著各種心理因素大張旗鼓,等五月一到,以母親為名的生意多數已經抵定,下一個節目端午禮品趕快登場,生活的外受真是滿到都要流出來了。

都說季節亂,也許我們的心更亂,「當令」的生活隨著商業的操作離現實越來越遠,而我們慢慢失去的是感受「此年此月、此時此刻」的穩靜。

五月,我希望能在課程中以女性的定靜、能力與愛的生發為主題來慶祝「母親節」。

 

 

回台東家,看到母親把奶奶以前常用的一個盤子拿出來盛生魚片,我趕緊要小米粉仔細看看。那盤子很厚實,使我想到過去多數母親的生活,她們常年操持家務,自我要求很高,因為了解自己是家庭成員生活快樂的決定者。

這些母親從家務中累積的財富與智慧,不是今天把勞務辛苦意識形態化的人所能深知的。一個以生活管理為責任的母親,她們的質地一如這個盤子,華麗與樸實和諧地並存於心靈的一方之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