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日記(二)

 

今天要去中壢,雖然我真正出門是四整天,但是這四天感覺比四個月還要久。整天只是坐而言不能起而行的生活最不適合我,很想回家。

早上起床,突然想起王維的詩,想起自己是不是帶著一點點「出洞無論隔山水,辭家終擬長遊衍」的心情,然後不知不覺地迷了途、失了路,帶著徬徨後悔著「當時只記入山深,清溪幾度到雲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

我很高興昨晚雪梅、恭妃和March一家來飯店跟我們相聚,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高興,在打下這行文字的時候,因為太高興,我哭個不停。等會兒會腫著眼出現在YWCA吧!
〈該出門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