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日記(三)

﹝一﹞抱一下

Dear bubu:

昨天以另一個角度來看你,也是一個全新的感觸。當你一上台不適和害羞時,恍如看到大學時候的你,很有衝動想上台和你擁抱,讓你知道有人支持你的。

隨著講演和分享,我的思緒也一再回到過去你在每一段轉變時,我們偶而的短暫見面和聽你講種種人事塵封已久的往事,似又晃然鮮活起來,又回到大一我們一起穿背心裙的日子。

惠蘋

何嘉仁書店那場結束的晚上,我收到惠蘋的信。惠蘋是我大學最要好朋友,她總是在靜處默默地支持我。看了信,不只非常想念她,也想起許多陌生朋友的鼓勵。你們在場中對我點頭猛笑的加油我都收到了,即使在台上我不敢跟你們對望,但是我看到、也感覺到了。

一個漂亮的媽媽把blog的文章全部印出來,告訴我這樣可以不用常盯電腦、一個特地休假來壢新醫院聽我對談的朋友、那個在洗手間被我忍不住抱起的可愛小娃娃…….是這幾天使我感到振奮的理由。謝謝你們,想把這張照片給大家看,並說:「抱一下,謝謝!」

這張照片是昨晚從花蓮特地來跟我們相聚的學妹雪梅抱著幾年不見的小Nicole。

雪梅是恭妃、March的學姐,也是她把中文系學妹們陸續帶進我餐廳當工讀生的第一個學妹〈包括那些跑上跑下卻沒有領到錢的某些人〉。

我好喜歡這張照片,讓我在有些漂零感的旅途中感到安慰。

﹝二﹞花跤

「花跤」是花式跌跤的簡稱,因為現在台灣非常流行使用簡稱,所以我也趕一下流行。

今天晚上,我在一家餐廳的走道上滑了一跤,剛好穿著一件花花的洋裝,跌的姿勢又剛好不是狗爬式,所以我就給這一跤取名叫「花跤」。

我已經回想不起那一跤跌得好不好看了,但是因為一腳在前、一腳在後的跪跌法,以我這種舞蹈背景不足的人來說,應該好看不到哪裡去。還好裙子沒破,而且當時燈光還不錯。

跑了幾個地方、忙完一天後,今晚跟大美玲、鄭主編跟一位新朋友一起晚餐。這個晚餐是我的提議,我想把這位朋友介紹給鄭主編,她們不只年齡相仿,工作性質也接近,我很希望她們能認識對方,這一切的緣份都從美玲來。

美玲為我寫序,我從來沒有跟她說過謝謝,今晚我說要請她們吃飯表示謝意,大家卻都客氣地點很少、很少東西,我應該是不知如何感謝,即興表演一個滑跤以娛嘉賓。

雖然小學就在社會課本上讀過:見人跌倒,不可嘩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跌完這一跤卻非常想笑。這好像是我們家人的遺傳,有時太累了,就非常想笑。不過,這提醒我下次走路要更小心,因為我完全不能忍受比我嬌小許多的美玲,一定要攙扶著我下樓時那種奇怪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