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一天

 


如果不是Pony來羅德島唸書,也許這一輩子我都不可能會拜訪Newport。

人生有些際遇似乎如此,發生的事雖不曾在預料中,但也並非陌生到完全沒連結的線索;「新港」對我來說,就是這麼奇妙的一個地方。

從抵達Providence之後,我腦中就一直浮現一部老電影──1994年發行的「純真年代」。雖然這部電影的主要場景是十九世紀的紐約、波士頓,但我隱約記得,片中也有一個場景是在Newport。

純真年代上演那年,我在電影院中看過,片中Enya重唱的一首老歌「Marble Halls」雖然只安排在一個過場,但我非常喜歡那個片刻與配樂。

這部電影在Abby上十一年級那年,又成為我們家熱門的話題。因為課堂上在討論Edith Wharton的作品,Abby迷上了這本小說,所以我告訴她以前自己看這部片子的感想。她非常想看,但我們卻租不到這部片子。

Eric是女兒僕,孩子想看,他便心心念念。只要出門一看到有賣影片的店,無論如何都要進去問問。幾個月後,終於在新加坡 讓他買到香港發行的VCD,一圓Abby讀完小說欣賞電影的美夢。


這兩天,Pony已正式上課。我們也以Providence為據點,當天往返附近的城市。昨天一早,我們搭巴士到Newport去,出門前,我上網找到電影的片段,的確其中有一段故事場景在新港。雖然不知道電影是否在當地取鏡,但新港的美,大大出乎我的預想。

抵達新港後,我們搭各線的Trolley到處去。古蹟保留的老房子又多又妥善,讓人每一個駐足都不捨得離開。原本打算走馬看花先大致瀏覽一下新港,沒想到博物館轉一圈、大理石山莊盤桓一下,轉眼海天之間竟已閃爍著一片豔紅,新港那有名的夕陽美景出現在我們剛剛走出百年華屋,還在調整年光歲差的眼前。

飽餐過晚霞美景,我們在月光下乘船而歸。幾百人座的渡船上只有四個人。另一對夫妻自己有車停在碼頭,所以船上的工作人員特地來詢問我們,抵達後需不需要巴士接送,這些車、船都屬於羅德島的公共交通局,是配套的服務,如果我們不需要,也許這一趟車也不用出了。

抵達Providence,一部大公車和親切的司機已在等候,車行十分鐘後,我們回到甘迺迪廣場,司機送我們下車時穿著短袖的身體微微抖動了一下,他開口說:「天氣漸漸變涼了。甘迺迪廣場到了,希望你們有個愉快的夜晚!」


我們下車時謝過他,也祝過晚安後,在月光下散步走回飯店。回頭一望,但見另一棟大理石的建築──羅德島的州政廳也在月夜下莊嚴寧靜地矗立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