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與學

今天是追風少年小廚師第三次回來工作,之前,我曾與負責的老師綉鳳仔細商量過,決定把每次回來的人數減半,好讓孩子們能更深入在工作中,而不是只停留在參與一場活動的感覺。 

早上的備餐時段,我沒有為自己分配教學工作。特意空白是因為我需要一些時間來觀察孩子分組工作的實況。每次在這樣的活動中,不只是孩子在學,我們教的人更有學習;所以,我必須從不同的角度來省察各種效率問題。

小老師們需要被提醒的事,大概總是如何掌握“放手”的藝術──適當的時間、合宜的深度。

大家都知道,因為熟悉、也因為心智比較成熟的關係,同一份工作,大人多半能做得比孩子好,但是,我給伙伴們的任務,是“讓孩子聽取清楚的解說,藉由練習達到更高的標準”。

在「小廚師」的活動中,我不希望有這樣的情況──孩子擺好一張餐墊紙、一套餐具,隨後,我們再把它挪動到更好的位置。

我認為有效的教學應該是,先仔細跟孩子說明最好的配置是什麼、要怎麼觀察相對位置才能擺得更整齊漂亮;當然,我也會跟孩子解釋:如果我們在擺餐桌的時候非常、非常認真思考這些小事,客人一看就會感覺到我們的真心歡迎。

在孩子小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跟他們談“敬業”或“樂在工作”這樣的概念。引領孩子去發現:專注盡心的工作能帶給別人快樂也為自己贏得尊重,相信這就是以身教在為他們解釋“成就感”的重要了。

我也不希望「小廚師」的活動中有這樣的情況──孩子端在手裡的東西從中被攔截下來。

通常,擔心與放心都有著同樣的好理由,所以,我選擇放心地讓他們試試看。如果,打破碗盤或造成麻煩是教學中可能要付出代價,那不斷接手、阻斷完整的經驗,應該是另一種更大的付出。

在“在愛裡相遇”中,我曾解釋自己對教養的想法──教養不是一個尋找答案的過程,它更像鋪路,得一天天、一寸寸地做。
 

每次,當我完成一場小廚師活動,總會幫助我更堅定這樣的信念。雖然,這樣的教學活動並不能一次影響很多人,但每當觀念變成行動時,教養的力量就感受得到、也具體可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