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責任

無論做什麼事,我都了解自己的責任所在,如果沒有做得很好,多半是因為能力不足或耐力不夠,而不是因為認識不清。
上「小廚師」或「小裁縫」的課時,我堂堂都有心得,有時候,真希望自己能更像Abby,一下課就寫notes,她那種決心與毅力雖讓我深深敬佩,但我終究也只是心嚮往之而未能及,所以積著的心得,慢慢已快噎到自己了。


也許我不需要長篇大論地一次把其中的感受、憂慮或所見的契機都說盡,只簡單記一點有助於我們跟孩子相處的事情,彼此提醒一下就好,先試著這樣做做看吧! 一、〈不!你不能;不!你不可以〉 有人以為我對孩子很柔善,所以不會拒絕他們。其實,只要情況必要,我拒絕孩子的時候,也許比任何人都更直接,我會簡單地說:「不,你不能。」或「不!你不可以!」,再解釋為什麼他的意願或請求不能被接受。

有一堂課上,車縫完圍裙之後要手縫裝飾品,有個小朋友跟我說:「我不要裝飾。」我告訴他:「不!你不可以。但縫完後如果你不喜歡,我們就把它拆掉。」他問我為什麼?我跟他解釋,這是工作的訓練,也是這堂課很重要的內容。

我是老師,要負責他跟其他人一樣,學會該會的事;但我不會勉強他一定要喜歡我所準備的裝飾,所以,縫好後再拆掉就是一個好方法。 另一堂小廚師的課上,有個孩子一直對課程心不在焉,只想上二樓我的工作書房,當她問我可不可以不要上課,在二樓看書等大家下課的時候,我也是簡單地回答她:「不!你不可以。」她告訴我說,她是書虫,只愛看書,不愛做菜,於是我教她一件重要的事。

閱讀是一件好事,但並不是因為它是一件好事就可以無時不刻地做,或不看情況地做。我是這堂課的老師,負責督促並檢查她在烹飪工作上的進步,如果她一開始就是為我書架上的書而來,那就報錯名了,應該把時間用到圖書館去才對。

在適當的地方做適當的事是人生最重要的學習之一,所謂得體,是視聽言動與意志的綜合練習,也是我們應該為兒童深深放在心上的教育。

孩子通常並非天生任性,但如果成人執行的並非一貫的原則,那麼他們後來的任性就得由我們親自來收拾或承受;允許孩子任意放棄他本應該投入的工作,無異在教導他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更糟的是,這等於讓他練習不用對自己的意願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