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與自由的雜想

今天跟Pony一起去市場,買了肋排秤過正準備要付錢時,肋排立刻被剁開了。我忍不住輕叫了起來,說:「啊!請不要剁。」攤上的小姐聽完很不諒解地說:「不剁要怎麼煮?沒有人這樣的。」我一時覺得好笑,想著:為什麼有的人看起總是那麼有權威,而我在市場出現的時候永遠沒有說服力,連排骨怎麼煮都得讓人來決定。

我繼續堅持要整隻小排的意願,被不斷嘮叨之後,差點出口說:「請妳不要管我好不好,我一定有辦法把它煮熟。」這時,年長的女老闆出來了,她得知整件事情後,以多年的經驗、沒得商量地搖搖頭說:「沒有人這樣煮,不剁要怎麼煮熟?」僵持之間,她們又告訴我:「如果不要剁,應該一開始就要說,怎麼有人這樣。」這件事不討論還好,一說開就讓我感覺更疑惑了,難道所有人家買排骨的時候都切成同樣的大小嗎?如果他要幫我剁,為什麼不是先問我要分成幾段才下刀?

昨晚收到馬來西亞寄來的行程表,除了抵達當天晚上與洪蘭老師的一場對談之外,隔天我們還各有一場演講,我的講題是邀請單位擬訂的,題目很好,叫「創意的靈魂住在哪裡」對我來說,如果這是只能用一句話來回答的問題,我的答案肯定是:「創意的靈魂住在有自由的生活裡」我心中的自由並不是無拘無束也不是反對紀律的,我需要的自由是有商有量、有真心聆聽也可以盡情表達的世界;在那樣的氛圍裡,創意可以不必是顛覆,而是真正的前進。

寫這篇雜感的時候,我想到每次帶小朋友在廚房裡工作或帶小米粉進入新的學習時,我都得因為自由而更嚴密地監督自己是否使「允許」為我們的工作開創出前進的道路;是否使同工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自己與工作之間有完整充份的對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