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布頌﹝二﹞

享家務心得的時候,我常常會想,用錄影的方式是不是比較容易把要點說清楚。今天,我終於能試試這個上傳的檔案。

兩個月前,當回應還開放著的時候,我就答應大家要分享我的「抹布故事」,今天,就拿這個主題來當試驗。

也許對有些人來說,連抹布都要燙是一件很無聊的事,但是,我真的太喜歡熨斗了;我喜歡把一切不怎麼樣的東西或狀況整平、美化的感覺。事實上,特別是乾用的抹布,燙過與沒有燙過的,好用的程度非常不一樣。我戲稱自己這種習慣為我的「廚房文化」。

我在書上看過一個孩子問他的舅舅說,今天我們在學校學到「文化」,「到底什麼是文化?」他的舅舅大笑起來,往舊的安樂椅上一坐,煞有介事地嘆口氣說:「這就是文化。」他又笑了起來對孩子說:「我不是在開玩笑,我們可以坐在木頭上面,不過這椅子已經有好幾千年的歷史了。」

他解釋,椅背的斜面、扶手的高度、坐墊的軟硬程度。所用的布料和釘子,全都是數千年來人為了「坐」這件人人每天都做的事,反覆思想試驗而決定下來的。

當你除了溫飽之外,還能對椅子想這麼多,那就是文化──因為這表示你有時間想到藝術和音樂,想到怎樣和人相處,甚至想到思想本身。

我同意,也喜歡這個說法,人除了溫飽之外還能同時想到美,讓這個世界的精神財富不斷增加。我在操作生活的勞務之中,也看到許多的美好之處,它使勞累有了不同的意義,使生活的角落有更可愛的面貌。

我喜歡三、五分鐘就可以給自己一份禮物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