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費城的早上,機場的的工作人員看起來非常開心。她先檢查Pony的護照,看著照片輕快地說:「漂亮!」,然後再翻Eric的,抬眼對他說:「英俊!」輪到我了,我送上護照時忍不住問道:「那我如何呢?」她不慌不忙地盯著我,幾秒鐘之後,像宣佈案情似地開口說:「美麗!」然後我們一起開心地笑了起來。儘管一家雖然都不是俊男美女,但受用地感染了她愉快的心情。
 

離開費城,我們往北飛行一個小時又十分鐘,抵達羅德島的首府Providence。這個小城安靜簡單,讓我想起孩子第一次參加暑期夏令營的瑞士小城Lugano

一個多月前,跟Pony一起在網上訂飯店時候,我沒有心思多想旅遊的事。當Pony找了一些資訊問我這裡、那裡好嗎?我也只是簡單地跟她討論一下就決定了。不過,我們的運氣似乎很不錯,住進的飯店有濃厚的東岸氣息、飯店古老典雅;三個人住的小套房,空間的安排十分有趣。

 

 

太陽下山的時候,我們走過幾條街,到夾道兩側都是義大利餐廳的Federa Hill用餐,晚餐之後走回飯店的路上大約是九點,但見整個城區都已悄然休息,看來,這裡的人生活的確很簡單。

 

 

 

 隔天,Eric與我仍是黎明即起。梳洗之後,我們去看還在熟睡的Pony,幫她把窗簾都拉緊,然後出門去散步。從飯店走過三條街,跨過河就是RISD的校區。校區散在整片的山坡上,Pony即將在這裡展開她的大學生活、尋找屬於自己人生更明確的道路。
但願她健康安全地在此成長、但願她時時感謝能在不同環境受教育的機會;也願我在放手的功課裡多留信任與祝福。

 

 

 

 〈黃昏六點,Pony去學校參加新生晚餐會,我們從旅館的窗戶尋她的腳步而去,凝望她走向校園、漸行漸遠的身影〉